一位误入歧途的可怜女子

www.39.net  2008-3-11  39健康网社区  
本案例谈及的患者是一位24岁的独身女子。她曾在一家州立精神病院呆了七年之久。在那家精神病院里,她被诊断有精神分裂症的反应。

  本案例谈及的患者是一位24岁的独身女子。她曾在一家州立精神病院呆了七年之久。在那家精神病院里,她被诊断有精神分裂症的反应。因为这位年轻的姑娘有一种奇怪的嗜好,她会付钱给一些男子,让他们用有银色带扣的黑色皮带抽打她,她想通过此种方法来减轻自己的犯罪感。早在此次治疗之前,已有许多咨询师给她进行过诊断,而且还曾对她进行了休克治疗,但是,她觉得其中没有一种方法是特别有帮助的。 其间她还曾经用剃须刀片割伤自己,吞食剃须刀片,吞食指甲油清除剂等,她想通过这些惩罚自己的方式来使自己感觉好受点。在经历了多次的治疗之后,许多人认为这位姑娘已经是无可救药了。 然而,通过合理情绪治疗后,这位年轻姑娘却奇迹般地好转了。也许这并不是一个理想的案例,在治疗过程中的某些谈话可能还存在着一些错误。此外,对这个案例的处理方式也与大多职业人员已有的经验相违背。可恰恰正是这些许多职业人士不愿采取的旁门左道的方式,帮助患者走上了心理健康之路。以下就让我们通过此案例中的几次面谈,来了解艾利斯是如何督导咨询师运用合理情绪治疗的方法,以及运用许多合理情绪治疗独有的技术,使患者迷途知返,帮助患者逐步走向光明的吧。第一次面谈:痛苦的剖析咨询师:你在电话中说,你曾经接受过一些其他方法的治疗? 来访者:我曾在一家州立医院耗费了七年的时间。咨询师:你觉得你在那里获得了帮助吗? 来访者:有一点点。我只想得到我需要的帮助――那是一种用剃须刀割伤 自己才能得到满足的需要。咨询师:用剃须刀割伤自己? 来访者:是的,我是割伤了我自己(在她的两只胳膊上留有许许多多的伤疤,从手腕一直延伸,超过了肘部)。只是最近我才改用了剃须刀,因为我得不到我真正想要的。咨询师:那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来访者:我称之为“黑色和银色”。咨询师:你能告诉我“黑色和银色”的含义吗? 来访者:是一条皮带。咨询师:一条皮带? 来访者:我曾要求许许多多的男子为我做这件事,当然他们不是免费做的,我会付给他们想要的钱。但那是一种令人恶心的方式。咨询师:我是否可以这样理解:你想让男子用黑白色的皮带抽你? 来访者:是的。是那种带有银色带扣的黑色皮带。那是在我最近一次用剃须刀割伤自己之前,我出去为自己买了一条皮带。这条皮带花去了我五美元。是那种正宗的、真皮制作的皮带。我有好几条呢。咨询师:噢。来访者:我和一个愿为我做此事的男子生活了两个星期。在他住处的四周是大片生有水生植物的沼泽地,我在那里有过许多不愉快的感受。我让他为我拍了许多照片,是裸体的。咨询师:那你为什么想让这些男子用皮带抽你呢? 来访者:我不知道,大概是一种乐趣吧。咨询师:你这样认为吗? 来访者:每当做完这些事情后我就会感觉舒服点。咨询师:那对你似乎是一种十分粗暴的惩罚。那样公平吗? 来访者:是的,很公平。我曾经告诉过我的咨询师,我是一个多么下贱的人。咨询师:你认为你是一个下贱的人吗? 来访者:是的。咨询师: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 来访者:由于很多事情。我想还是源于我母亲吧。因为她常常痛打我们,你要知道,她很讨厌她自己。我父亲说的反对她的话越多,我就得更多地为她辩护。五年期间,我的父亲没有对她的这种状态采取过任 何的措施。假如有什么人应该受到谴责的话,那就是他了。因为五年来,他对此事置之不理。在造成了一切损害性的结果之后,就发生了一些至关重要的大事件!因此他就选择了离婚,哇! 咨询师:我可以插一句话吗?你只是触及了你为自己所做的、一些生活中很琐碎的事情。你谈到了谴责。你提到了你的父亲和母亲,并且你先前一直在谈论你自己。到目前为止,我听到你一直在说的事情之一就是你在不断地、十分严厉地谴责你自己。来访者:我并不是毫无原因地就谴责自己。我是不会毫无理由地去做任何事情的。咨询师:但原因是,你始终使自己处于一个如此糟糕的境地,难道那样就完全正确吗? 来访者:是的,为什么不是呢? 咨询师:你曾说过,在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妈妈就打你。来访者:是的,那就是为什么我会有障碍。还有,殴打致使我兄弟的头骨有七处骨折,造成他智力迟钝。咨询师:你母亲也伤害你了吗? 来访者:是的。咨询师:情况如何? 来访者:我曾经脑出血。咨询师:是殴打导致的吗? 来访者:是的。是由于她把我的头往墙上撞造成的。咨询师:但现在你却仍然继续伤害自己。不是吗? 来访者:唔,是的。咨询师:我对你谈论你的过去很感兴趣;这或许能使我更容易理解当前发生的一些事情。但是我对当前以及未来的事情采取行动更感兴趣,最好我们能尽量快些。来访者:是的,哦,我同意。那也不完全是我母亲造成的。我知道在我所做的事情中有些也是错误的。咨询师:你杀过谁吗? 来访者:噢――那个家伙。我没有杀他;他是自杀的。咨询师:他是由于你才那么做的,你是这样认为的吧? 来访者:是的,我14岁的时候曾和他私通。他63岁了。我当时最想做的是要停止和他的这种关系。因为在那时我会不断地做一些梦,并且我认为那些梦是上帝显示给我们的一个征兆。我被这种意识阻碍着。因为我是一名被唤醒的基督教再临派成员。我只是想让他停止这一切。当他认识到我告诉他的一切的时候,他就自杀了,并且还留了一张便条说:“愿上帝宽恕我。”因此,你说“你杀过谁吗”?此话并不过分。咨询师:但是你并没有杀他。来访者:但我觉得是因为我的原因他才自杀的。咨询师:你觉得你应该永远受到惩罚吗? 来访者:已经十年了―― 咨询师:你仍然在试图惩罚你自己,难道不是吗? 来访者:是的,但问题是随着事情的进展,这已经逐渐转化成了――某种东西――是一种快意的感觉,因此就很难放弃了。咨询师:你真的想放弃这些带给你乐趣的东西吗? 来访者:就在去年,我不止一次地想这么做。去年我看了精神病医生,而且那是我退出的原因之一――其中有两个主要的原因。一个原因是我不能在任何地方都能得到那些东西,还有第二个原因是我并没有完全准备好去放弃它。我没有研究过伪君子,而且我并不喜欢成为那样的人,但是我觉得我正在变得伪善。咨询师:你虽然并不想真正采取改善的措施,但那时你却一直去看心理医生? 来访者:是,是的。没错。咨询师:你现在准备采取措施加以改善吗? 来访者:是的。咨询师:那将会是一件苦差使,令人诅咒的苦差使。来访者:哦――是的,我知道,因为我自己曾试图作过努力。咨询师:那是不容易的,对吧? 来访者:是不容易。我习惯随身携带剃须刀片,我把它放在一个上锁的盒子里,那样做仅仅是出于安全的考虑。我可以用它,但也可以对其弃之不理,不过当那一刻到来的时候,哦,上帝,我失败了。咨询师:你打算用它伤害你自己,对吗? 来访者:是的,的确如此。怎么会不是呢? 咨询师:那么,我和你或许可以认识到其中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我们打算共同努力对其进行改善的话,那么我们首先应该弄明白的就是游戏的规则,那就是其间我们必须彼此承担的义务。我的操作方法或许与你见过的其他人的方式有些不同。来访者:是的。我不想被咨询师们牵着鼻子走来走去。我已经厌倦了。咨询师:那么,让我们来看看你是否想同我一起合作。让我来告诉你一点有关我们将要做的事情的性质。我们应该做的事情之一就是谈论你对自己所做的一些事情。并且在现阶段来看这似乎是有帮助的,我会大力支持你那么做的。但是在现阶段内你对自己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很不利的事情,我反对你的那些做法。来访者:什么是“很不利的事情”? 咨询师:所做的一切对你自己有害的事情,诸如用剃须刀割伤你自己―― 来访者:还有喝指甲油清除剂也算吗? 咨询师:此刻,我不想探究那些诸如剃须刀之类的细节,因为那不是问题所在,我真正想探究的是你正在脑子里想的,那些导致你求助于剃须刀的,或者所有一切使你想向某些东西求助的想法。我打算给你提一点建议,并且你看看是否值得去考虑。如果你想和我合作的话,我将会很乐意与你合作,我会把你当成一个相当不错的合作伙伴。那就是,你和我将会成为合作伙伴。尤其要注意的是,在你和我合作的过程中有益于你健康的那部分东西,即设法克服你现有难题的那部分内容,那就意味着你必须赞同与我合作时有益于你健康的那部分内容。那些对你来说有帮助吗?肯定会有帮助的,因为在你的内心深处会有一些东西正在对你的决定起作用,假如我听到的你的情况都是真实的话。来访者:噢。咨询师:但是你也做了一些有益于你健康的事情。事实上你此刻正在这里,谈论将来可能会做一些与现在所做的一切完全不同的事情,你对我说你或许准备――或者开始改善,正如一些人所说的那样――对这件事要采取行动了。来访者:是的。咨询师:那就是有利于你健康的做法的标志――也就是我想与你合作进行的东西。你和我应该反对那种所谓的你必须伤害你自己的不利于 你健康的做法,以及你必须找一些人来抽打你,你不得不做这些失去理智的事情。来访者:我同意你的看法。这也是为什么我不能够立刻有足够的勇气克服它的原因。咨询师:我明白你有过极不愉快的经历,从你目前为止告诉我的那些话中便可知道。并且我猜想,能够对你起作用、使你感到满意的做法是要花费很大的努力的。或许得花费一种让人受不了的大量的努力――对你那方面来说要进行艰苦的努力。我并不期望有奇迹发生。但是假如你真的准备做一些努力的话,可以采取一些不同的训练方法,不同于你过去采取的那一些方法,并且你和我可以结成一个小组共同努力,那么我们就可以使你与你的难题之间拉开一些距离。我想让你和我一起共同努力。这对你有帮助吗? 来访者:是的。我想完成的其中的一件事就是――唔,那就是惩罚与性纠缠在了一起、与性密切相关联。咨询师:哦。那么,你愿意阅读一些东西吗? 来访者:是的。咨询师:那么,在开始你也许应该读一下艾利斯和哈博的《理性生活指南》来访者:好吧。咨询师:它或许对你会有帮助,那么,假如我们能够获得一些有关你对性和犯罪感是如何感受的信息的话,并且开始探究你假想中的某些方面――那么我们就能够开始对这些方面采取措施了。

  来访者:我在性方面会有犯罪感,那并不奇怪,因为恰逢那个时候我遭受了一个男朋友自杀的打击。咨询师:但是性并不一定总是和负疚和糟糕的感觉相联系的,对不对? 来访者:我了解这点。咨询师:性可以成为生命中令人愉快的美好部分,它会以一种令人满意的方式与你的生活成为一个整体,而并不必涉及抽打、惩罚或者一些糟糕的感受;那难道不可能吗? 来访者:是的,但那有几分强迫的意味。咨询师:那是你假想的。来访者:那已经成为我的体验了。咨询师:我能理解那一切。那是可能的,尽管你可能是在一种不同的情景中想到的性。来访者:是的,假如我能找到某个真正喜欢的人。咨询师:那么,你是可以改变你对性的看法的啦。咨询师:这就意味着要改变有关你自己的一些假想,惩罚和性以及男人――所有这些因素之间的相互关系。来访者:我想我能够做到,但那或许得花一些时间,并且你或许会对我不耐烦。咨询师:在其他的咨询师们那里发生过这种情况吗? 来访者:在医院里的人们全都讨厌我。咨询师:为什么会这样呢? 来访者:他们觉得如果我有意志力的话我就能够做到。咨询师: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呢? 来访者:我并不认为把一个人锁在一个地方就能够帮助他们改变他们已有的不良想法。休克疗法对我不起作用的原因是由于我认为那是一种惩罚。我大概经历了它们当中的6―7个疗程。其间,我吞食了一些剃须刀片,并且他们不得不为我做手术把这些剃须刀片取出来。在四个月之中他们不得不那样做了三次。他们想极大限度地把我推向安全的方面,但我一再那么做,仅仅是为了向他们证明,他们不能阻止我那样做。咨询师:你已经证明了,对不对? 来访者:是的,宁可如此地痛苦。咨询师:唔,到目前为止,我听到了你一直在说你使你自己生活在很糟糕的状况中,并且做了各种各样的真正不利于你自己的事情,而且还一直持续做了许多年―― 来访者:在我12岁的时候,我仅仅是因为我不能够理解我的母亲才开始那么做的。我已经厌倦了我父亲不停地说我像我母亲一样堕落,并且跟她一样很坏。直到有一年,我决定我不会去生孩子,因为我肯定知道我会像我母亲打我一样去揍他们的。我一直会做一些我在打小孩子的梦。并且我将会从中获得性快感。那可真正困扰了我,你明白吗?因为那恰好向我证明了我就是像我的母亲。我的意思是对我来说,那证明我真正就像我母亲一样坏。咨询师:你认为那证明了你没有被很好地谴责,嘿? 来访者:唔,是的。咨询师:但那不是的,难道不是,真的吗?现在,你能够了解那些吗? 来访者:当我想的时候,我就能够聚集很大的耐心。咨询师:因此,在你身上也有许多可贵的地方。来访者:但是那使我感到恐惧,以至于有些愤怒,因为我有充分的理由认为我能够扼杀某人或者某些事情,我常常梦到一些男朋友用一条黑白色的皮带抽打着我,直到我找了一些男朋友那样做了,随后我就再也没有做过任何那样的梦。同样,我也常常会从那些梦中获得性快感。咨询师:你不是告诉我――如果我听到的确实没错的话,你希望那一天的到来,有那么一天,那时你不再需要剃须刀片,或者黑白色的腰带、抽打之类的东西。来访者:是的,你知道,假如没有别的东西,那会是一件令人讨厌的事情。并且我也不愿意生活在那样的一大群人中间(那些为我做过此类事情的一些男朋友们)。直到有一天我开始发现自己对擦拭刀片割出的血污感兴趣。社会上没有人会明白的,并且你也将会极力反对的。咨询师:而且,很可能你会再一次被送进医院。来访者:是的。还有我并不相信能够开始做一些事情去改变它,除非你真正想那么做。

(实习编辑:魏文巧)

  • 网友评论发表时间
昵称:
内容: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7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