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生北京拾荒治“心病”

www.39.net  2008-5-9  39健康网社区  
在北京市海淀区双安商场对面的麦当劳,记者见到了他,眼睛里透着无助与焦虑,握手无力且冰凉。

  “我能体会到马加爵的心理,我一直在努力……我的努力已达到极限,10年来我和崩溃只有一步之遥。”14日,一个自称和“马加爵”受着同样心理煎熬的一大学毕业生给本报打来热线。希望通过媒体得到帮助,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他叫徐迎辉(化名),江西宜春人,因为心理问题,他曾经从国家正规大学休学,他放弃了正常工作,现在,他在北京以拾荒为生。

  在徐迎辉的床头放着治疗心理疾病的书籍。

  现状

  曾经把工作弄砸了

  在北京市海淀区双安商场对面的麦当劳,记者见到了他,眼睛里透着无助与焦虑,握手无力且冰凉。

  徐迎辉毕业后有过一段打工的经历。在向一位编辑老师说明了自身情况之后,他进入《中华时报》广州分部。“我几乎每件事都给弄砸了,后来感觉实在对不起要我的那位老师就离开了。”“再没找过工作?”“我的大脑应付不过来了,好像不能转了。”

  “那你捡垃圾能挣多少?够交房租吗?”“一晚上差不多能捡三四十元,房租每月300元。其余都用来治疗了,心理治疗1小时要收100元。”

  戴着墨镜去拾荒

  现在他每天晚上戴上墨镜,用手帕包着头,去翻中关村附近100多个垃圾箱,白天回租住地睡觉。

  他的租住地是中关村一所普通的老楼房,一个屋子住了5个人,“都是来北京打工的”。他叠了被子,床上堆放着《走出抑郁》、《神经症与人的成长》这样的一些书籍。徐迎辉拿出他的毕业证书,上面写着华北工学院(现中北大学)、自动控制系、2002年毕业。但没有给记者看他的学位证,他说是因为没有带,怕遗失。面对记者提出的问题他常常长时间的沉默、叹息,然后语无伦次。

  成长

  初中不知学习外还有什么

  “我从小的学习成绩就一直名列前茅,从小就被称作“怪才”,因为许多东西我不学就会。在江西宜春农村,是全乡几十年来的第一个大学生。初中时,我的成绩已经是全校第一了,但老师还教育我要头悬梁、锥刺股。我更加发疯地学习。早上6时就点着蜡烛到教室里读书,晚上也学到深夜。学习之外是什么?我不知道,也没人告诉过我。”

  “后来我渐渐感到头痛得厉害,没钱治病就硬扛着。有一次突然晕倒在教室里。这样,我慢慢走向孤立,没有朋友,我的内心真的很痛苦。”

  高中心理压力弄坏了眼睛

  “当我拖着虚弱的身体考上重点高中,有一天一个同学告诉我‘一看就像有病的’,我从此惊醒,开始努力去改变。这时我才知道学习之外还有生活,但我不知道该怎样与人打交道,我渴望表达又害怕表达。从此我不断努力、不断碰壁、不断痛苦。心理的巨大压力给他生理健康造成巨大伤害,高三开始眼睛几乎不能使用,除了不断求医问药,就是勉强看书复习,就是这样1997年我还是考上了大学。”大学病情失控不得已休学

  “踏入大学校门后,我试着敞开心怀与同学们交流,试着参加各种社会活动。但是,一切努力最终还是化为泡影。大二时我的病情达到了顶峰。白天精神恍惚,晚上无法入睡,整天处于难受之中,有时甚至失控骂人。一次班会上,我站起来向大家诉说了病情,但只得到一个人的注意。我的心痛苦到了极点。”由于身体状况,1999年他休了学。在稍加调整后,他又重返校园,在2002年拿到了毕业证书。

  倾诉

  想成立心理诊所

  走入社会他依然无所适从,走遍全国各地治疗。他说,“没有一个人给我满意的答案。我能体会到马加爵的心理,我一直在努力……我的努力已达到极限,10年来我和崩溃只有一步之遥。”

  现在他的最大愿望除了治好自己的心病之外,就是想写一部有关自己经历的书和成立一个心理诊所。

  他说

  同学:他很怪异

  徐迎辉的学籍在中北大学自动控制系办公室被证实。同时他的同班同学王先生对大一那次班会记忆犹新。“当时他突然站起来,说自己心理有病,大家都感到诧异。”王还说徐迎辉常做些很怪异的事。

  专家:查清病因才能下药

  对于徐迎辉的状况,首都医科大学医学心理教研室的张曼华教授说,“他的问题并非最严重的那一类。”同时,她还表示,查清心理障碍的成因很重要。只有查清病因,才能对症下药,徐迎辉最好亲自来咨询。

  相关链接

  大学生心理健康成教研新课题

  据新华社电 近年来,自杀、校园暴力、诚信危机等各种大学生心理健康问题,越来越引起社会、学校和家长的重视。为了能对大学生遇到的心理困惑进行有针对性的辅导,天津市教委近日将“天津市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状况分析与对策研究”这一课题正式立项。与此同时,从教育部也传来消息,今秋全国将有180所部属高校开展大学生心理测试,对大学生心理问题及早发现、及时干预、有效控制。

  心理治疗须成为社会常态

  靠拾荒治心病,似乎有点不正常。但知道心病必须治,想要摆脱心理煎熬,就再正常不过了。遗憾的是,现在有很多人认为,心理治疗与自己很远。

  是到了从医学的角度关注社会的时候了。

  希望马加爵只是个案,谁也不愿再看到“马加爵”们的出现,所以心理治疗必须成为社会常态,就像看感冒发烧一样。

(实习编辑:魏文巧)

  • 网友评论发表时间
昵称:
内容:
请输入验证码: code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7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