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首页 > 疾病 > 疾病综合 > 病例解读 > 正文

细胞瘤中AMH的分析评价

2010-06-26 00:00:0039健康网社区
核心提示:卵巢颗粒细胞瘤的组织学形态多种多样,且常混合存在,所以给组织学分级带来了一定的困难,目前尚无公认的统一标准。肿瘤的组织学分级则是病理学上用于评价肿瘤恶性程度及预后的可靠的参考指标。

  卵巢GCT根据镜下不同特点可分为大卵泡型、微小卵泡型、腺管型、梁柱型、丝绸型(脑回型)、弥漫型。由于其多变的组织学特点,并且各种形态常混合存在于同一肿瘤内,从而造成难以辨认的假象,也给组织学分级带来了困难。

  影响卵巢GCT预后的主要因素为临床分期,而组织分化好的病例临床分期也多数为早期。本实验证明李瑛氏组织学分级标准与临床分期有正相关关系,而Philip J组织学分级标准与临床分期无相关关系,说明李瑛氏组织学分级标准在某种程度上可用于病理学对卵巢GCT的预后评估。Philip J组织学分级标准主要是根据镜下组织学类型进行分级,说明肿瘤的预后与其镜下组织学形态关系不大,也就是说组织学分级对预后的影响较镜下组织学特点更重要,低分化者预后最差。Miller等[7]也提出:在病理形态方面,预后与核分裂数、缺乏Call-Exner小体有关,而与肿瘤的镜下组织学形态关系不大,李瑛氏组织学分级标准与此一致,本实验也证明了这一观点。

  AMH与胚胎早期卵巢的分化有关。本研究结果显示,按李瑛氏标准组织学分级的结果中,AMH在高、中分化组的阳性表达率明显高于低分化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这一结果提示,AMH的表达可能也与卵巢GCT的分化程度有关,同时在Philip J标准组织学分级的结果中,AMH的表达水平在高、中、低分化组之间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以上结果与AMH在不同临床分期病例组的表达趋势和意义相一致,进一步说明李瑛氏组织学分级标准比Philip J组织学分级标准更能反映肿瘤的生物学特性,用于病理学对卵巢GCT的预后评估更加可靠。

(实习编辑:潘信凝)

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
举报/反馈
链接地址:*
举报内容问题:*请选择举报类型
原创文章链接:
其他理由:
更多问题及建议: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