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6日 第68 往期回顾:

陈汝福:向“癌症之王”宣战的斗士 

这已是陈伯第四次住进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胰腺外科的病房,躺在病床上的陈伯由于刚手术完不久,还略显虚弱,可在谈起这个为自己主刀四次的医生时,眼神中却掩藏不住流露出的感激之情,“要不是他我可能不会再来做第四次手术,要不是他我可能连第四次手术的机会都没了,他是我的恩人。”这个在陈伯口中的一声声“恩人”就是我们此次要了解的主人公——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副院长、胆胰外科主任陈汝福教授。

熟知陈汝福院长,与其在胰腺癌等相关疾病上取得的斐然成绩不无关联,在全国大大小小的胰腺癌科普宣教会议中,你总能看到他的身影。这个被西方国家称作为“癌中之王”的胰腺癌,由于其难以早期发现,手术复杂、难度系数高于其他外科术,是愈后效果最差的恶性肿瘤之一,也是让许多外科专家最为“头疼”的手术之一,而对自认喜欢挑战“高难度动作”陈汝福却乐在其中,其从医之路也正由此进发,挑战一个又一个险峰。

一年300-400台手术

十年基层医院经历,获得“手术狂人”称号

上世纪70年代,医生和教师因拥有“一技之长”而被认为是最热门的行业,最出色的高考学子都因报考医学院而自豪,陈汝福就是其中一员。不同于其他人,陈汝福对医学的兴趣,在小时候就流露无疑。“我记得7、8岁的小小年纪,我就喜欢跟着我们村里的‘赤脚医生’,跟着他去各家各户看病,小小的一个银针就能治病,几片药就能病除,我那个时候就觉得太神奇了,太有成就感了。”

怀着这样的成就感,1983年医学专业大学本科毕业后的陈汝福被分配到山东老家的县级医院普外科,这一呆就是10年。十年间,让一个小小的实习医师变成了主任级别医生,能力的积累让他得以晋升到市级医院担任普外科负责人,更为特别的是,在当地意外地收获了一个“特殊”的称号——“手术狂人”。陈汝福教授回忆起在山东老家的这十年基层医院经历,感触颇多,“县级医院虽然基础不好,手术难度不大但是量很大,一个晚上4、5台手术是很经常的,一年下来300到400台手术是少不了的。”

大量的手术机会,极大的锻炼了陈汝福教授的基本功和判断力,“一个患者需不需要做手术,我能马上做出判断。”可由于不需要对科研有要求,陈汝福教授慢慢的感觉到自己专业上的江郎才尽,“在县级医院什么疾病手术你都得做,普外、胸外、泌尿都要做,什么都“沾”,但却不精。”为了在医术的道路上走得更远,有必要去为自己充充电了。

当了十年医生后决定“回归”学校

一次“巧合”成胆道外科近年来最有价值的发现之一

在医学专业上的越显吃力,最有效的解决办法就是深造,当时深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进修,一个是考研究生,本身自带“挑战因子”的陈汝福教授决定选择第二条路,“但那个时候其实在县市级医院你要重新拿起书本是非常难的,学习的氛围,竞争的压力都不如大城市给予的多,所以自己选择这条路也是和自己拼了。”

拼了的陈汝福教授,在1995年,如愿来到武汉同济医科大学硕博连读继续深造,师从外科泰斗裘法祖和胆胰外科大家邹声泉教授,也是在这里,陈汝福对胰腺癌以及胰腺相关疾病有了深入认识和了解。当时的胰腺癌研究在我国研究比较少,早期诊断低,患者预后差,手术难度大,医生水平也普遍较低,国内与国外的差距更大,选择胰腺作为研究方向算是很“大胆”。“可我就是很喜欢挑战性的东西,我很喜欢人家不愿意做的事情,我去做”,陈汝福教授在回答为何选择胰腺癌时这样说道。

就在陈汝福教授一门心思把精力放在胰腺癌上的时候,一个巨大地惊喜却悄然而至,“在读博士做课题期间,当时学生们都在研究病毒的实验室里做实验,我当时拿了很多胆管癌的标本,大家知道肝癌肝炎病毒有很大的联系,那与肝紧连的胆管是否也与肝炎病毒有关呢?”一个小小的疑问,竟在国内外首先证实丙型肝炎病毒感染与肝门部胆管癌发生有关,其之后的研究成果被现代胆道外科创始人黄志强院士称为胆道外科近年来最有价值的发现之一。

据悉,该项成果部分内容已被研究生教材、5年制本科教材外科学采用。

极力推广胰腺癌手术规范指南

“纳米刀”治疗胰腺癌让患者多了一个选择

众所周知,胰腺癌在消化道肿瘤中恶性程度最高,虽然仅占全身癌肿3%,但死亡数却占6%,5年总生存率仅为1%-5%,预后极差、目前根治性手术切除是唯一有希望使胰腺癌患者获得长期生存的方法,但是大于八成的患者却在根治性切除后的1年内会复发,为减少复发率,近年来不少专家提出扩大胰腺切除范围概念,即扩大淋巴结清扫范围和联合血管切除,可效果并不明显。“我们认为,术后胰周腹膜后神经组织内癌细胞残留可能是胰腺癌复发及影响术后长期生存时间的重要原因。”

为此,陈汝福教授联合全国十家医院设计了一个多中心、大宗病例、前瞻性的临床随机对照研究,对400多例胰腺癌患者进行了标准whipple术联合胰周后腹膜神经清扫对患者的影响,通过规范化、专科化的手术,发现患者术后3年生存率提高了15%,为胰腺癌手术治疗方法提供了新的术式。

此外,胰腺癌的治疗在方式上又多了一项选择,在陈汝福教授的领导下,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在华南地区率先使用“胰腺癌的纳米刀治疗”,据陈汝福教授介绍,“纳米刀”是一项革命性的肿瘤治疗技术,1个月前刚刚获批进入我国,用于“软组织肿瘤消融”。其基本原理是消融探针释放微秒级高压脉冲,击破肿瘤细胞膜,形成纳米级不可逆电穿孔,导致靶细胞即癌细胞凋亡。“它能杀死肿瘤细胞的同时,不破坏血管、神经、胆管、骨骼,因此特别适用于伴有血管侵犯而无法达到切缘阴性的胰腺癌。”

“我喜欢挑战高难度的东西”

当好医生先要学会做好人

由于胰腺癌的“特殊性”,想做出成绩很难,许多专家因此也并不热衷,可陈汝福教授却在其30年的从医生涯中,在胰腺癌这块难啃的“骨头”上,做出一个又一个漂亮的成绩,谈及原因?“不怕吃苦”被他多次提及,“这些新的东西的出现,考的是自己长期的积累和学习的过程,出现问题怎么改变这些问题,需要一个医生反复思考。我最喜欢的就是去思考,在一个就是必须耐得住苦。”

经过多年的努力,2009年广东省最早的胰腺专科门诊在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成立,2015年开设胰腺外科专科,并成为国家临床重点学科普通外科的重要组成部分,专科队伍成员日趋扩大,慕名前来就诊的患者也越来越多,对于这样的形势,陈汝福教授却更为小心谨慎,深知好医生的头衔有多重要,“我常告诉学生,做一个好医生,你一定要从患者的角度出发,去思考他要面对的疑问与担忧,不单单是医生,还要做一个‘好’人正派、要阳光、团结。”

39健康网(www.39.net)独家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投稿及合作请联系:020-85501999-8819

网友评论

5, 1, 20
总共有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8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