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患者的口耳相传中,专家意味着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专家意味着荣誉、权威。而在现实中,专家意味着什么?专家何以成为专家?请关注仁心栏目,我们将呈现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泪”的名医群像,为您讲述那一个个荣誉与光环背后的故事。

首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尾页

贺运河——急诊科的“拼命医生”

 

一个星期、4天、96个小时;

一个月、16天、384个小时;

一年、150个日夜、3600个小时。

对于一个一线的临床医生来说,这样的工作时长或许并不显得“特别”,但如果这个医生身患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在骨髓移植后,还依然保持着这样“惊人”的工作效率,私底下医院同事提起他时,也不得不竖起大拇指夸一句“拼命三郎”。“ 当医生就是我的乐趣,只要我能站着,我就要去值班!只要我还活着,我就要为患者看病。” 南方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急诊科主任贺运河对于自己带病出诊的理由,却轻描淡写的说道。

命运的转折点,从医生到病人的角色切换

2014年1月31日,贺运河又一次在急诊科迎来新年的第一缕曙光,可这次与以往不同的是,他以前连续发烧半个多月,腰也一直疼的厉害,“可能是运动的时候扭到了吧,吃点止痛药就好了。”这个时候医院正处于创“三甲”的关键时期,贺运河想着自己不能“拖后腿”。

可压在心头的这团阴影却越来越大,因为一个多月过去了,从刚开始用止痛药到偷偷用了杜冷丁,疼痛发作越发的频繁严重,这一切贺运河并没有和任何人诉说。直到2月11日,贺运河起身准备巡视病人时,一股鲜血从鼻子里涌出来,他使劲用手捏着鼻子,手里还拿着两个病人的检查报告。

“那天贺主任的鼻子一直在出血,根本就止不住,他一边捂着鼻子一边跑过来找我去代班,我只能劝他赶快去检查,最起码先去验个血查查是哪里出问题,可他还非要和我把手上的资料先交接完才去。”贺运河的同事黎洪展回忆说。当晚,贺运河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他工作太拼命了,身体吃不消,身体才出问题的啊!”2006年贺运河放弃了在佛山市第二人民医院优越条件,挑起了中西医结合医院急诊科的大梁。身为科主任,早就不需要值夜班的他考虑到别的年轻医生想回老家陪父母过节,自己担起了春节值班的任务,每年值夜班数都超过100个,最多时达到150个,“2006年到2014年的8年里,他就没跟家人吃过一次年夜饭,没完整的过一次春节。”贺运河的妻子“埋怨”到。

2010年起,急诊科承担国家巡航护渔行动的医疗保健工作,他二话不说挑起外派医生的值班工作,为了让更多远道而来的患者看上中医,他又主动包揽了每周二至周日所有中午和下午的急诊内科工作。

甚至是在做完化疗的第10天,这个“拼命三郎”又回到了急诊科,一位82岁的老病人熊伯来找贺运河复诊,见他不再死活不愿意看其他医生,急诊科医生只好拨通贺运河的电话,想让他和病人说几句开导开导,“没想到刚挂了电话半个小时,贺主任就出现在了急诊科门口。”彼时的他,白细胞才恢复到1000,远未达到正常人的4000-10000,在抵抗力这么弱的情况下来到细菌感染风险极高的急诊室,有可能命就交代在这里了。

急诊科医生陈铁明说起当天情景时,依然无比震撼,“他戴着个口罩,脸有点肿,走路很慢,活动似乎没有以前那么灵敏了,我顿时就湿了眼眶。”

好医术下,有一颗把病人当亲人的心

骨髓移植后,贺运河又回到了工作岗位,更愿意在朋友圈中分享自己的人生所悟,每次内容一发布,患者、同事叮嘱他好好休息,期盼他早日康复的留言就“刷屏”了,“他们比我家人还关心我身体状况。”贺运河呵呵笑道。

贺运河能有这样的好人缘得益于自己的“好医术”,找他看过病的患者都变成了他的“铁粉”,在急诊科室病人那么多,有时也会遇上几个“刁蛮”的病人,可贺运河都能用它的好脾气、好医术将之“收服”,从医29年年来,贺运河没出现过一次医疗投诉,太罕见了。

在向贺运河追问其中的“秘诀”时,他认真的说道好医生一方面要有技术,另一方面要善于沟通,要了解患者真实的忧虑和想法,从患者角度考虑问题,才能减少纠纷。

76岁的李婆婆突发急性腹痛,家人送她到附近三甲医院检查,怀疑为癌症,住院近10天一直没有确诊,后经人介绍找到贺运河。仔细询问病史后,贺运河认为阑尾炎并发周围脓肿的可能性大,立即为患者联系外科医生实施手术。“当天晚上1点多,婆婆术后疼痛,我们没办法之下,拨通贺主任的电话,他随叫随到,没有半点怨言。”李婆婆的儿媳妇苏大姐回忆道。李婆婆康复出院后,贺运河多次耐心随访,其高明的医术,随和认真的态度给李婆婆的家人留下深刻印象。苏大姐介绍,公公、婆婆年龄大经常找贺运河看病,一有什么不舒服,都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他。而贺运河医生总是不厌其烦地为他们解答问题,就像身边的家庭医生、健康顾问一样。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曾经有一名40多岁的男性在户外钓鱼时突发头痛,来医院就诊时说自己中暑了,贺运河通过仔细观察后发现存在脑血管意外的可能,建议患者做个CT,可那时上世纪90年代,一次CT的价格在300多元,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患者顿时脸色就变了,质疑他是不是想多收费,贺运河只得一遍又一遍的解释其中的原因, “头痛的原因有很多因素,中暑是有可能,但我发现你的颈部比较僵硬,很有可能是脑血管意外,咱俩都冒不起这个险,为了省300多元不值得。”检查结果果然不出贺运河所料,该患者视网膜下腔出血,如果当作中暑治疗,恐有生命危险。

“医生的存在就是在和死神进行博弈,你凭什么让死神放过你手中的病人,有的时候凭的就是一股蛮劲。“贺运河说。

有一次,一名44岁的患者酒后不适,入院醒酒时突发心脏骤停。进行了30分钟的心电除颤和心脏按压后,病人仍毫无起色,按照惯例此时已经可以放弃抢救。但贺运河态度坚决,“病人年纪不大,又没有心脏基础疾病,不能放弃,还有希望。”又一个30分钟过去了,病人的心率还没有恢复,贺运河仍旧不肯放弃。终于在第65分钟,病人奇迹般恢复了心率,从死神手里抢回了一条命。

病友们也早已把贺运河当成亲人。李婆婆得知贺运河病重的消息,几次放声痛哭,并让儿子代为多次前往探望。得知贺医生2016年再次病倒后,家人异常伤心。去年12月27日,这位耄耋老人在儿媳的搀扶下来到中西医结合医院贺运河的病房,将写有“雷锋式的好医生”“燃烧自己,温暖别人”的锦旗送给他。

“我的梦想是当一辈子的好医生”

“我对医生这个行业,有着几乎执着般的崇拜。”贺运河说,他从小就立志当一名医生。

贺运河出生在湖南邵阳农村,4岁那年,母亲怀着妹妹时患上了严重的妊娠期水肿。临产前,全身水肿得皮肤都透亮了,吃不下又不停呕吐,病情来势汹汹。林场医务室一位懂中医的邹医生连夜打着火把、背着药箱,赶了50多里山路来到贺运河家,为他母亲开了服中药,又守了一整夜。服药后,母亲的症状很快得到了缓解,最终母女平安。从此,母亲经常在小贺运河耳边念叨邹医生的救命之恩。

村里人生病时也常常找赤脚医生扎扎针、开点药,有时很快就好了,还花不了多少钱。这些都在贺运河心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记。高考那年,他毫不犹豫地填报了湖南中医学院(现湖南中医药大学)。再中西医结合,从本科到硕士再到博士,直到博士后出站。

贺运河在患病后的感悟中,还有着对家人深深的亏欠,“这么多年来,我对病人尽心尽力,照顾一家老小的重担就全落在了妻子的身上了,我的脾气有点犟,患病后别人都劝我不要那么辛苦,可我想着为什么证明自己活着的价值,身体还行就应该为病人看病,只是有时难为了妻子,因患病没有力气,只能让妻子每天开车送我出诊,病人看完了下班时就再接我回来。”

2018年9月,贺运河的白血病复发,至今只能依靠从胃瘘进食维持十分微弱的生命,想当一辈子好医生的梦想寄托在了儿子的身上。“其实儿子之前是想学金融,是他坚持让儿子学医的,他说当医生能治病救人,很有成就感。”贺运河的妻子说道,

贺运河的儿子贺翊峰现已开始医学生规培生涯,追随父亲的步伐,寻找学医的初心。踏入临床工作后,他更能体会父亲的苦心,“作为儿子,我一直以父亲为榜样,希望成为父亲一样的医生,有一天也能成为他的骄傲。”

注:患者及家属姓名均为化名。

撰稿:王慧明;通讯员:苏海宁、彭逢美、吴佳仪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