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记忆若不挽留,一切故事都会远去,新闻若不记录,它将永未发生。一台400D,一个闪光灯,一个破旧的相机包,这就是《仁心》栏目的全部,我们试图用这些简陋的设备呈现出这个无比繁杂的世界;我们将镜头对准了那些我们从未对留意的角落。为了展现那些最真实的镜头。然而,每一期由于种种可以理解和不可理解的原因,大量的图片并没能和您见面。两个多月里,有太多的故事想要和您讲述,请您和我们一起,走进《仁心》背后的故事,分享那一份未面世的感动……

回望玉树 为了那些被忘却的纪念TOP
玉树一月:长歌当哭 为了那些被忘却的人
痛哭的牧民:我的亲人一去不回来

一名牧民家中刚刚盖起了砖瓦房,一场地震,片瓦不存,当幸存的他终于从病床上挣扎着爬起时,身边却没有一个亲人。世上的悲伤莫过于此。他扬起双手,近乎绝望的张开双臂,如草原一只绝望的雄鹰怔怔的仰望着天花板。一名女医生走过去,缓缓张开双臂,他如同一个受伤的孩子扑进母亲的怀中,失声痛哭……

汶川时,我们以为,这恐怕就是世上最大的灾难了吧,然而当玉树到来,心灵还是再一次被击垮。幸福总是相似,而悲伤则各有不同,灾难总能找到你的弱点,让眼泪成河,玉树地震已经过去好久了,再不提起,我们就真的忘了……详细>

精彩点评:在这个灾难频发的年代,玉树还有什么能让我们记起?转眼之间,“亲如一家”的地震灾民渐成陌路。那些热血澎湃的场景,又有几人能记起。我们试图用这些平凡、简朴、甚至有些苍白的文字努力拉回您的记忆……

落入开水盆的小男孩TOP
被烫伤的孩子,他还在需要捐款
小男孩落入开水盆被严重烫伤

对2岁11个月的小健来说,2010年12月8号晚上将是他永远的噩梦。8点多,他正在跟哥哥姐姐玩耍,一不小心,跌倒在奶奶准备兑水冲凉的热水里。正在厨房帮忙的爸爸,听到惨叫声,把他抱起。在迅速脱去小健衣裤的同时,猛然发现小健胸部以下的皮肤也被一并脱落……

小健50%的皮肤2、3度烫伤,同时,由于烫伤的时间已过20小时,在小健入院时,已处于重度休克状态,接下来预计要进行6-8次修复创面的手术,由于烫伤情况很严重,大面积的疤痕也将影响发育及行走。初步估计,未来1-2年内还将进行无数次的烧伤整形手术。详细>

专家提醒:专家提醒父母:遇到烫伤,一定要先用凉水降温15—20分钟,如皮肤脱落,则可用干净的毛巾包裹创面就医,千万不要相信涂抹牙膏、酒精、酱油等。

要做到无烟日,除非世界上不生产烟草TOP
医院开展戒烟义诊 半小时仅接待10人
戒烟门诊为何无人问津

虽然医院的戒烟门诊已经开展一年多了,但前来主动要求戒烟的烟民少之又少。医生坦言中国离无烟日还很遥远,最大的问题在于中国的国情,“领导给你烟,你能不抽?你去谈生意的时候,生意伙伴给你烟,你能不抽?你周围的人都在抽的时候,你能不抽?

某日,广州市一家医院开展戒烟义诊,现场免费测尼古丁含量及一氧化碳含量,并有戒烟调查表免费发放,但笔者在现场等候半个小时,主动前来咨询戒烟的不超过10人,大部分均为“打酱油”……详细>

精彩点评:对于一些有吸烟习惯的市民,在诊断出有疾病后,通常会主动戒烟。现在的戒烟人群中,年纪较大的中老年人占主流,而现在烟民趋向低龄化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突出问题,“老的戒了,小的才开始吸,永远结束不了。”……

双胞胎共用台湾青年骨髓移植成功TOP
双胞胎共用台湾青年骨髓移植成功
双胞胎共用台湾青年骨髓移植成功

来自茂名高州的双胞胎姐妹双双被父母抱出了南方医院的移植病房,她们俩在同时使用台湾一小伙子捐赠的造血干细胞进行移植后重获新生,再也不用靠输血维持生命了。

广东省每年新生儿出生率为120万,病理基因携带者β-地贫:2.54%,α-地贫8.53%。中重型地贫300例/年。捐献骨髓有利于挽求他人生命,但更重要的在于孕前的地贫筛查。但是,由于中国人传统的“血浓于水”的观点,加之宣传不力,人人对骨髓捐献望而却步,13亿人口的骨髓库不用和美国相比,即使相比台湾,也相形见绌。详细>

精彩点评:大陆13亿人口,骨髓库数量却不及一个台湾省,每当有无辜的患儿需要求助时,他们都被迫把视线投向了海外,我们还要让骨髓库沉睡多久?我们的宣传为何不能让人们信服?当自己的孩子需要骨髓时,是否才会想起捐献?

重度斜视 小男孩儿广州得名医TOP
重度斜视 小男孩儿广州得名医
重度斜视 小男孩儿广州得名医

患儿,张家森,3岁,出生时家长即发现右眼明显外下斜,因患儿年龄小,病情复杂,多次外地就诊未行特殊处理。幸运的是,在广州,他遇到了一位名医——林小铭。

手术比想象中要困难,因为孩子的下直肌明显增粗,肌肉力量明显偏大,助手暴露手术视野比较困难,这就给主刀林教授的手术操作带来了很大的不便,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有惊无险,仔仔细细的完成了整个手术操作。经过几个月的休养之后,小男孩儿就可以重返校园,不用偏着头看书了。详细>

精彩点评:看着这位小男孩偏转的头颅,总让人感觉如此辛酸。他是幸运的,他能够挂到林小铭的号,能幸运的得到治疗,但林小铭只有一个,剩下的孩子找谁呢?看着如此清澈却又如此阴郁的眼神,不禁让人担心,太过年幼却要承受如此沉重的磨难,是财富和折磨?

男子自建ICU照顾病危少年 全国仅一人愿为其手术TOP
男子自建ICU照顾病危少年 全国仅一人愿为其手术
男子自建ICU照顾病危少年 全国仅一人愿为其手术

家里到总院,从总院到广州,每次搬动时碰到剑锋脚部的伤口,他都会喊痛。没想到,这成为南方医院敢做手术的一个重要原因。昨日,广州南方医院副院长、神经外科主任漆松涛表示,医生对剑锋左腿进行刺激,发现他有反应,说明脊椎还有部分功能,准备明天对小剑锋进行手术

寻找到一名愿意为其手术的医生的难度,远比手术本身的难度更大,由于死亡率极高,救治代价不大,没有多少医生愿意做这个手术,幸好,有一位医生站了出来。目前手术已经成功,虽然恢复之路依然漫长,但能够搬出自家简陋的“ICU”,并让儿子接受手术,父母已经成功了。详细>

精彩点评:如果说救治代价不大即可放弃治疗,小剑锋的父母完全不必内疚。但他们是父母,有着最为高贵的天性而来的爱,他们不愿意就这样放弃儿子的生命,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搏一搏吧!

更多专题
我要说两句
已有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code
责任编辑:凌喆 张蓝飞 蔡明花 设计师:赵卓威 监制:邹莲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8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