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我国卫生部办公厅印发《2010年“优质护理服务示范工程”活动方案》的通知;3月,全国共72所医院被选为“创建优质护理服务示范医院”;截至10月底,全国有3474所医院实施“示范工程”活动,在72所重点联系医院中,全部病房开展优质护理服务有5所医院,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榜上有名,并为广东省唯一一家全部病房开展优质护理服务的医院。

图片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创优”动员大会图片推行优质护理服务追求“三满意”

2011年初,国家卫生部召开的2011年全国医疗管理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今年全国所有三级医院都要推行优质护理服务。至此,“优质护理服务”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新的一轮护理“革命”。

其实,对于业内人士而言,这场“优质护理服务”的革命早在一年之前就在我国72家医院开始了各种尝试与探索。其中,广州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就是其中之一。

“创优”最关键在于两点——护理队伍管理中的“配置”、“结构”、“使用”和“绩效”这四大块应该怎么创新?优质护理的未来趋势可能走向何方?对于这些焦点问题,39健康网独家采访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护理部主任陈伟菊,试图以该医院为样本,通过其过去一年多的“创优”经验和思考来回答。

现状: 100%病房开展优质护理 垂直管理是必要条件

目前,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护理队伍共有619名成员,其中包括510名护士和109名助理护士。医护比例为1:1.47(卫生部的标准是1:2),床护比例为1:0.41(卫生部的标准是1:0.4)。

陈伟菊特别指出:“这里所说的‘护士’总数没有包含助理护士,如果包括助理护士,床护比达到1:0.54,为了推广优质护理服务,我们在过去的一年里新增了21名护士、25名助理护士和12名机动护士。”

“2010年3月启动第一批5个试点病房,6月启动第二批8个病房,8月启动第三批,也就是全院最后一批试点病房。”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护理部主任陈伟菊清晰地记得,“我们医院在推广优质护理服务过程中遇到的更多是热情和支持。每一批都是主动报名、先到先得的,甚至出现了‘抢不到’的情况,神经内科主任徐安定就曾跟我‘抱怨’为何不选他们进第一批试点。”

推行优质护理服务究竟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效果呢?卫生部医政司护理处处长郭燕红在回答这个问题时提出“三满意”——患者满意、社会满意、政府满意。如何才能实现这个目标,护理队伍的管理制度必须改变。陈伟菊认为:“以过往一年的经验为例,医院将财务预算、护理设备预算等都交给了护理部,由护理部进行单列计划管理,甚至还给护理部拨出专款,这有助于从专业角度提高护理服务。”

优质护理服务的摸索

health common
图片 探索责任制整体护理病人 图片 “床边工作制”让护士围着病人转

早在2010年启动“创建优质护理服务示范医院”活动之初,医院“创建优质护理服务示范医院”领导小组和工作小组就达成一致认识:先对首批试点病房试行责任制整体护理,然后交流、解决和总结遇到的问题,再进行第二批试点病房的推广,并以此类推。实践证明,直到第三批试点病房运行时,已经摸索出“护士管床制+小组责任制+床边工作制+床边记录制”的工作模式。

模式:责任制整体护理 让护士“管”病人

“‘责任制整体护理’可以说是临床护理工作质的变化,过去虽然说很多护士为一个病人服务,打针是治疗班的护士来做,洗头是护理班的护士来做,这造成工作有人完成,病人却无人管。现在要求的是责任护士为病人提供连续、全程的护理服务,例如一个入院的病人,从入院到出院都有一个责任护士‘管’着。”

为什么要让护士“管”病人?这是因为现在往往是当病人要表示感谢时,锦旗上总是感谢医院、感谢医生,极少有写感谢护士的。这种“忽视护士”的现象却又往往是护士自己造成的。因为长期以来护士总是站在医生的后面,做的工作就是执行“医嘱”,而且也没有专门“点对点”管理病人的所有事情。所以,这往往导致病人不能地从全面地了解护士的日常工作,也不能清晰地评价护士对自己是尽心尽力还是应付了事。

创新:“床边工作制”让护士把时间都花在病人身上

为了可以让护士减少工作过程中的“无用功”,陈伟菊和她的护理团队还着手设计了“多功能床边护理工作车”。工作车上携带有其负责主管的病人所需要的所有治疗、护理、记录的用品,便于护士在病房里为其负责的病人完成诸如补液、记录、交流等工作,这样使得护士将更多的时间留给病人,从以前的‘围着医生转’变成‘围着病人转’。

如果说优质护理最终的目标为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那么对于护士本身来说她们收获了什么呢?陈伟菊表示:“的确,从工作负担方面来讲,越规范的护理流程越需要付出辛勤劳动。开展‘创优’服务后,护士可累了,因为她必须主动学习专科知识,主动了解所负责的病人情况。否则的话,她呆在病房里可能无法给病人进行健康教育,也无法回答病人提出的相应问题。”

优质护理服务的思考

health common
图片 设计使用集合多项功能的床头牌 图片 优质护理服务拉近护士与患者的距离 图片 层级岗位设置有助于优质护理服务的深化

当大众视线集中在因“护理人力资源不足”、“护士缺口超200万”或导致医院难提供“零陪护”时,其实往往忽视了一点最基础的——“不是每一个病种都可以无陪护的”。

经验:零陪护不适用所有病房 “陪而不护”更符国情

“以精神心理科为例,部分病人虽然没有更多躯体上不便,住院期间生活完全可以自理,但是这并不代表着病人可以无陪护。因为对于某些抑郁型患者往往容易萌生自杀倾向,护士不可能24小时跟在身边盯着,如果没有家属的陪护,护士的工作压力和心理压力将很大。”陈伟菊举例说:“但是对于像爱婴区病房而言,推行‘零陪护’的意义却非常大。”

2010年8月,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在爱婴区试点开展无家属陪护。“当时我们以‘一位责任护士+一位助理护士+2位经培训的月嫂’的护理架构开展工作,将本来可能需要陪护完成的产妇的饮食、擦浴、大小便,新生儿的喂奶、换尿片、哄睡等工作全部承担下来。”

陈伟菊回忆道:“一开始也是会遇到家属的不理解,毕竟现在很多家庭都是生一个宝宝,大人小孩的护理都受到高度的重视,再加上中国人的传统观念认为亲属住院就应该陪在身边。为此,爱婴区专门开放了15:00至21:00的亲属探视时间,让家属可以送汤、可以问候。”

谈及爱婴区实行“零陪护”的经验时,陈伟菊认为:“为了让‘零陪护’的工作顺利开展,为了全面照顾好产妇和新生儿让家属放心,没有足够的人手是不能保证的,我们当时增加了一个护士、三个助理护士和11个培训过的月嫂。有了这些人力的保障,亲属完全可以‘陪而不护’,也为一些特殊家庭解决了‘无人照顾产妇’的燃眉之急。”

未来:分配倾向高风险、高技术岗位 同层级待遇或不同

长期以来,大众对护士职业的认识往往不正确,认为护士就是打针洗头的;而某些政策性层面的东西也无意助长了这一个错误认知。以现行的广州医疗服务收费标准来看,一级护理12元/天,二级护理8元/天,三级护理3元/天。然而对于一级护理来说,护士必须协助卧床病人完成一般生活需要,其工作并不轻松,但这个护理费还不如一次普通发廊洗头的钱。 据陈伟菊介绍,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护理队伍基本上实现‘同工同酬’,目前护理部也对全院护士的层级岗位进行了设置,专科护士1—2级,高级责任护士3—4级,初级责任护士5—6级,助理护士7—8级。

“关于绩效考核这一块将是未来的工作重点之一,目前我们已经在全院范围内进行了问卷调查,请大家公平选出哪些岗位是工作量最大的、技术性最强的,风险系数最高的。与此同时,我们也会依据护理过程中的‘金标准’将层级岗位进行分类。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在对护士的绩效考核时向工作量大、技术性强、风险系数高的岗位倾斜,这将可能出现同层级不同待遇的情况。”

当卫生部正式提出“优质护理服务”后,陈伟菊欣喜地认为“终于吹来这股春风了”。然而,如果要想切实地、持久地落实优质护理服务,她认为还是需要各方面的配套支持的。其中最为关键的一个评价参照物莫过于“待遇”。“虽然目前医院基本上实现了同工同酬,但是这仅是一个开始,对于如何激励护士,如何体现护士的核心价值,还是需要地通过科学的绩效考核来体现,这个问题很大也很难,但是必须面对它,逐步解决它。”

早在2007年,作为广东省护理学会副理事长的陈伟菊就清晰地意识到“护士绝对要责任制管病人,因为这有助于提高护士的专业成就感”。因此,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从2007年就开始提出了针对日常护理工作的若干改进措施,让护士与病人之间的联系更密切。当2010年卫生部提出创建优质护理服务示范医院时,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已经为“优质护理服务”提前进行了热身,而值得期待的是,其将沐浴着这股政策的“春风”越走越稳健……

网友评论

health economy
已有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code
39健康网疾病频道
编辑:蔡明花 监制:邹莲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7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