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患者的口耳相传中,专家意味着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专家意味着荣誉、权威。而在现实中,专家意味着什么?专家何以成为专家?请关注仁心栏目,我们将呈现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泪”的名医群像,为您讲述那一个个荣誉与光环背后的故事。

因为医术精湛,她帮助了不计其数的孩子恢复视力,她坦言,“作为一名小儿眼科医生,我有责任保护好孩子纯真的眼睛,也愿所有孩子都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首页上一页12345678下一页尾页

许琰:保护好孩子的眼睛,是我的责任

 

“我立志想做一名医生,像那些优秀的老前辈一样救死扶伤。”

在小学五年级的一堂作文课上,一位小女孩用稚嫩的笔认真抒写着自己“从医”的梦想,跟很多孩子不同的是,这个理想在她的心里深深扎下了根,通过十几年的寒窗苦读,她真的穿上了那件心心念念的白大褂,成为了一名专业的医生。

这个小女孩就是上海市眼病防治中心副主任医师许琰,一晃30多年过去了,当初的小学生也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是一位好妻子和好妈妈,同时在已从医的20多年里,因为她的温柔、耐心、负责也是患者公认的好医生,帮助不计其数的病人摆脱病痛。

“这份工作让我感到幸福和踏实,我很庆幸自己坚持和实现了最初的梦想。”许琰表示,医生这条路她会一直走下去,直到生命的尽头。

为了能够近距离地了解这位女医生,走进她的世界,我提出了采访的请求,许琰起初是拒绝的,她觉得自己就是一名很普通的医生,实在没有什么可采访的。但是,任何一名医生都会有特别之处,就像在采访她的过程中,我看到了很多闪光的地方。

她是医生,也是幼儿园老师

在眼科中,许琰擅长的是儿童及青少年近视防控、斜视、弱势等诊断和治疗,面对的患者大部分都是小朋友,因此她的门诊经常摇身一变成了“幼儿园”,而她也是扮演着双重身份,一个是医生,另一个就是幼儿园老师。

下午1点半,我来到上海眼科防治中心的就诊大厅,发现在这几个门诊中,许琰的门诊显得格外热闹,在其门口的候诊区坐满了家长和孩子。门诊室内也是排着准备看病的小朋友,许琰坐在最里面,微笑着迎接每一位就诊的小患者,那笑容犹如春日的阳光,明媚温暖。

“宝贝,过来,我们做下这个检查好不好。”

“我们都是艾莎公主,平时都要抬头挺胸,这样才漂亮对不对呀。”

“来,乖乖的,我们不哭,就是检查一下不疼的,等下做完阿姨给你个奖励。”

……

因为小朋友都是活泼好动的,不像成年人那么听话,而为了让他们乖乖做检查或者从口中问出有用的信息,在就诊过程中,许琰的嘴一直都没停过,用极其温柔地语言安抚着这些小朋友,同时她几乎很少安稳地坐在椅子上超过5分钟,需要不断起身去管控一些好动的小患者。

说实话,我只在门诊室内呆了短短的半小时,因为小朋友此起彼伏的吵闹声,以及偶尔夹杂的哭声,吵得脑仁直犯疼,真想赶紧找个清静的地方躲起来。但是,许琰似乎有自动屏蔽的功能,从接诊到的第一位患者到最后一位,灿烂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说话轻言细语,没有一丝不耐烦的迹象。

同时,在普通人的意识里,小孩子看到穿白大褂的医生往往都是恐惧害怕的,但前来找许琰就诊的小朋友有点不同,他们似乎很喜欢这位穿白大褂的医生,在诊室口就迫不及待向许琰打招呼,滔滔不绝地向她讲述自己的事情,甚至有时候许琰比家长的话还管用。

谈及跟孩子交流的秘诀,许琰表示,“孩子跟大人不同,他们就是小动物的状态,要想让他们听你的话,就要以小朋友的思维跟他们沟通,讲他们能够听得懂的话。”所以,她除了履行医生职责给孩子看好病,也会模仿幼儿园老师用心跟孩子沟通。

另外,在许琰的笔袋里,她还特意放了很多卡通的笔,当孩子来了,要是心里害怕难受了,就把笔拿出来逗逗他们,让他们都开开心心完成这趟就诊的旅行。

“您看病的时候一直都面带笑容,跟这群好动吵闹的孩子打交道的这些年里,不感觉到烦吗?”我有点好奇地询问许琰。

“怎么会感到烦呢?看病救人是我的使命,再说孩子都那么可爱,跟他们交流沟通我觉得很幸福啊。”她笑着回答道,可能自己也是一名母亲,所以看到孩子都会倍加喜欢和开心。

因为许琰的温柔,让前来带孩子就诊的家长内心也是轻松了很多,“我们最怕的是孩子不听话,给医生添麻烦,让医生感到烦,许主任对我们的孩子是真的好,就让对她自己孩子一样,这让我们家长也很放心。”一位带孩子前来就诊的家长表示。

精湛医术,帮孩子圆了“上学梦”

其实,许琰本来的主攻方向并不是针对儿童及青少年眼部疾病的诊断和治疗,只是因为不忍心越来越多的孩子因为眼睛的问题,断送本该绚烂精彩的人生,让她毅然选择专攻这个在当时有点冷门的领域。

“我从眼科综合研究转向小儿眼科,是要感谢当时一位老专家对我的器重和信任。”许琰介绍,这位老专家从事小儿眼科治疗工作几十年,帮助许多眼睛有问题的孩子恢复健康,而当时小儿眼科医生还是供不应求的状态,有很多孩子因为得不到及时的干预和救治,从而错过看清这个世界的机会。

因此,为了扩大小儿眼科的救治队伍,这位老专家看到了许琰的温柔、善良和有耐心,觉得她是个好苗子,便告诉许琰希望她能够专攻小儿眼科的研究。而在了解到孩子就医的处境后,许琰很痛快地答应专家愿意跟着进行深度的学习和研究。

“其实,给小孩子看病是很有成就感的,因为小朋友的斜视、弱视以及近视等问题,只要通过及时正确的干预和治疗,是可以恢复他们的视力,让他们能够再次拥有明亮的双眸。”许琰说,在多年的工作中里,她确实帮助了不计其数的孩子恢复了视力。

“我真的想上学,我什么时候才可以上学……”在福建,一位8女孩丽丽因为双眼视力突然急速下降,无论远近都看不清,只能被迫停学,被家长送往医院眼科进行治疗,但在查找丽丽视力下降的原因,检查其颅内并没有任何问题,也没有任何引起视力下降的外因,这使得医生无从下手,只能让丽丽转院治疗。

但是,丽丽被家长陆续带到了其它几家医院治疗时,都是给予了同样的答复,找不到发病原因,不敢随便治疗。就在一家人心灰意冷,丽丽认为自己要变成一个瞎子时,是许琰给了她恢复视力的希望。

“小女孩来到我们医院后,我们怀疑是弱视,但通过屈光度检查并不具有弱视危险因素,同时通过颅内检查,大脑也确实没有问题,那我就怀疑可能是视功能方面的原因。”许琰介绍,既然多项检查都没有问题,孩子远近也都看不清,根据长期的从医经验,她猜测可能是孩子的眼睛调节功能问题。

在通过进一步检查,她发现丽丽的眼睛调焦能力很差,确实是视功能调节出现了问题。于是,在接下来的半年时间里,在给孩子正确佩戴眼镜的基础上,许琰和同事在对丽丽进行了调节功能的恢复训练,她的视力很快回到正常水平。

最近,丽丽的母亲再次找到许琰,这次是她的小女儿因为散光严重特意找她看病,当问到大女儿现在的情况时,“现在孩子在读书了,非常感谢许医生,救了我的孩子,也救了我们一家。”她激动地说道。

这段时间,许琰也一直在为一位3岁小患者感到忧心,这个小朋友在之前的医院查出内斜视,医生要求进行手术治疗,毕竟孩子还小,家长不是很放心,便把孩子带到上海眼病防治中心来看看。

“我们检查发现,这个小朋友除了有内斜视,还存在严重的倒睫和一只眼高度近视伴随弱视的问题,而且倒睫已经严重影响到视力。”许琰表示,要想恢复又快又好,需要先给这个孩子做倒睫手术,再佩戴眼睛纠正弱视,最后做斜视手术。在她反复的劝说下,家长同意了这样的治疗方案,目前这个孩子正在治疗当中。

在治疗每一个患者时,许琰一直遵循“严谨”和“准确”,因为眼睛关乎到孩子的未来,作为一名临床医生,必须要为他们负责。

基层孩子看病问题,牵动着她的心

为了保护更多孩子的眼睛,许琰除了在医院认真就诊,她还常常活跃在幼儿园、小学等场所,为这些孩子带来一堂堂生动有趣的科普讲座,让孩子学会保护自己的双眼,远离各种眼部危害。

同时,除了到处播撒小儿眼科预防知识,对于偏远地区那些没钱治疗的孩子,她更是亲自飞到他们的身边,为他们提供免费的诊疗服务。

7月8日,“放眼看世界”儿童斜视公益慈善手术项目在贵州遵义站正式启动,为斜视患者提供免费的检查和手术治疗。听到这个消息,许琰自告奋勇,作为第一批医生前往遵义为这些孩子做手术。

“当地家长对孩子视力发育的关注度不高,那里有大量的弱视孩子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许琰回忆道,因为前来就诊的患者比较多,为了能够多看一位病人,多做一台手术,每天早上她7点多就赶到就诊点,一直工作到晚上9点才稍微松口气。在这短短4天里,她总共完成了18台手术,成功率达到100%。

对于4天马不停蹄的工作,许琰表示累是会有的,但让她感触最深的还是那些可怜又无助的孩子们。

“当时我在就诊的时候,有一个孩子被家长带过来看病,他歪着脖子,手脚也不协调,走路也是深一脚浅一脚的,经检查发现他的双眼是Hevston综合征,情况很严重。”许琰讲道,因为家里比较穷,这个孩子一直没有得到治疗,就这样重度斜视地生活着,也不能去上学,就诊时一直低着头,整个人非常的自卑。

看到小孩可怜的模样,许琰的内心很是心疼,随即给这个孩子安排了手术,通过调整了眼部的6条肌肉的位置,帮助他恢复了部分眼位,以后就能像其他孩子一样正常生活。

据许琰介绍,在就诊期间,这样的孩子特别多,因为经济条件差、家长意识不够以及医疗资源的欠缺使这些孩子发育期能够治愈的眼病得不到很好的治疗,成为影响他们未来的绊脚石。

于是,为了帮助更多的孩子,除了遵义,许琰还曾远赴四川甘孜、青海、西藏等偏远地区,让那些眼睛有问题的孩子们再次清楚看世界,追寻美好人生。

“孩子是祖国的花朵,我们有义务呵护他们健康成长,作为一名小儿眼科医生,更有责任保护好他们纯真的眼睛。”许琰坦言,这份工作让她感受到了人生的价值和生活的美好,她热爱且珍惜着,也愿所有孩子都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注:患者及家属姓名均为化名。

撰稿:刘玮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