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患者的口耳相传中,医生、护士等医务人员意味着拯救、希望、重生,39健康网《仁心》栏目,将讲述不为人所知的一线临床故事,呈现“有血有肉,有笑有泪”的医务人员群像,传递属于这个时代的正能量。

首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尾页

杨晓平:我不轻言放弃任何一个生命

 

第一次见到杨晓平医生是在第四届全国普通外科青年医师手术展演上,只见他站在的讲台上,思路清晰,语速不疾不徐的讲解着外科手术的各个注意事项。讲述的内容既具科学性,又接地气,给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2019年末,新冠肺炎疫情前,39健康网来到上海浦东医院想与杨晓平医生进行一次简单的科普,谁知,我们看到了讲台下的另一番景象。讲台下的杨晓平医生繁忙、认真、负责,为所有医务人员和患者赞扬。

刚要进行科普采访,有护士来到杨晓平医生办公室:“杨医生,急腹症门诊就迎来了一位特殊的患者——99岁的老爷爷。老爷子在家腹痛了三天,在儿子的要求下,强行送去了浦东医院胆胰外科,您去看看吧。”听完医生的话,杨晓平医生赶紧中断采访前去查看。

经过询问病史,杨晓平医生发现,老爷子患有高血压、Ⅱ型糖尿病、血吸虫性肝硬化等基础疾病,全面身体检查后还查出,老爷子右上腹压痛。杨晓平判断,这是胆囊结石伴急性胆囊炎,随后的B超检查也证实了这一判断。

“老年人的反应性低下,有些症状表现迟钝,特别是糖尿病、服用激素、化疗期间的患者,免疫力低下,感觉症状不重,其实病情有可能比较严重。所以,老年患者出现不适症状,不要硬扛,及时就医,特别是心脑血管疾病,都有抢救的时间窗,及时就诊更为重要。”杨晓平主任告诉39健康网,这样的患者很多,治疗难度也不小,但是,作为医生,一定会尽心尽力让患者得到及时救治。

医患之间,本就是同盟

“必须马上住院治疗!”在经过检查后,杨晓平医生果断给老爷子开具住院证,并向其两位儿子告知了病情。这时的老爷爷不再那么顽固了,在两个儿子的陪同下,快速在急诊办理了入院手续,来到了病房。

来到病房,他又进一步详细询问病史,体格检查,查看急诊的初步检查报告等。这要比门急诊详细的多,除了腹痛发病的情况,还要详细了解基础疾病的诊疗过程及现在的状况、服药情况,如与外科很相关的抗凝药服用,可能会造成术中的出血,非急诊手术,一般要停用一周后再手术、以往外伤手术情况、家族史、居住史,如这位老爷爷是老南汇人,血吸虫肝病可能跟以往的水质有关、药物过敏史、婚育史及家庭情况等。

每一次,杨晓平医生都会事无巨细的问个清楚。

“这个99岁胆囊结石急性胆囊炎的老爷爷,基础疾病较多,一定要加强关注!”问完病史,他又再三嘱咐值班医生,一定要认识到患者疾病的复杂性和严重性。

“年龄大,基础疾病多,现予以抗炎、解痉等药物保守治疗;进一步完善肝肾功能、血常规、降钙素原等血化验以及CT等检查,进一步评估胆囊炎症的严重程度,明确是否有结石嵌顿、继发性胆总管结石、胆源性胰腺炎等,同时心电图、胸片、心超、肺功能等心肺功能评估,如果保守治疗无效,可能需要微创手术治疗,但风险挺大......”紧接着,杨晓平医生又详细、耐心、准确地与患者儿子交流、告知情况。

同为医生,一旁的同事笑谈:有时候觉得杨医生有些话痨。

面对杨晓平医生的耐心,患者的儿子反倒是有些忧心忡忡:“希望挂挂针就能好啊,这么大年龄,手术受得了吗?”

“其实年龄不是绝对的禁忌症,我开过最大的年龄是100岁的肠癌,肠根阻伴穿孔,当时不开就要死,没办法也要开,最终挺过来。术前的心肺功能评估,各项指标来明确他能不能耐受手术是关键,有些年纪轻,心肺功能很差,反而比年纪大的更有风险。”杨晓平医生细心的回复道。

“嗯,我懂了,我老父亲平时身体还可以的,自己还有时做做饭,平时走路什么的都没问题。”患者的儿子也如实告知了父亲的基本情况。

“那心肺功能还可以啊,我进一步检查,看各项指标。”杨晓平医生告诉老爷子的两个儿子。

最终,杨晓平医生经过仔细检查,确定了治疗方案。面对共同的“敌人”——疾病,医务人员和家属是天生的盟友,共同拉响了这场“战役”的号角!

手术难度越大,越勇往直前

在抗炎等治疗2天后,老爷爷腹痛并没能有效缓解。

虽有高血压、糖尿病但控制平稳;虽99岁高龄,但心肺功能评估、心内科麻醉科评估尚能耐受手术。

紧接着,问题来了。此时,杨晓平医生面临两个选择,一是给患者实施经皮经肝胆囊穿刺置管引流。这一手术可以帮助一部分患者缓解炎症,但胆囊管结石嵌顿,只是临时缓解,不能根本解决问题;二是给患者实施腹腔镜微创手术切术胆囊。这一手术可以帮助患者彻底解决问题,但手术风险较大,特别是肝硬化患者会出现术中、术后的出血,术后肺部感染、心功能衰竭等情况,甚至有生命危险。

与老爷子的儿子充分谈话交流,迷茫、纠结、忐忑、焦虑等情绪一瞬间涌上心头,“我都听明白了,我们商量一下。”大儿子发话了。

看出了家属的顾虑,杨晓平医生耐心的解释道:“胆囊结石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胆囊结石可以引起坏疽穿孔、感染性休克、癌变、继发性胆总管结石、胆源性胰腺炎、胆囊消化道瘘等并发症,严重时可危及生命,特别是糖尿病、肝硬化等病人,这两类人出现胆囊结石并发急性胆囊炎,尽早手术切除胆囊。”

“杨主任,我们决定开,拜托你了,风险我们都考虑过了,不开拖着也不行啊!”父亲的患病使得患者家属和杨晓平医生之间产生了足够的信任。在疾病面前,他们更像是盟友,而盟友间的支持理解,鼓舞着杨晓平医生更好的帮助患者。

术前讨论、手术审批、术前谈话、麻醉会诊、手术室照顾放在第一台,一切似乎井然有序,杨晓平医生也胸有成竹。术前三方核对后,麻醉医生精心准备下不慌不忙,麻醉平稳,洗手上台,消毒铺巾,建立气腹,开始了这场“战役”的正面进攻。

分离粘连,吸引器顿性冲洗解剖法联合电凝钩“挑钩法”精准分离,V型打开胆囊三角前后浆膜,露出“象鼻征”,CVS (critical view of safety)原则360度解剖胆囊三角,明确胆囊管、胆囊血管,在Rouviere沟线以上离断二管,电凝钩“扫推法”把胆囊从肝面胆囊床剥离下来,手术时,杨晓平医生似乎得心应手,做得也小心翼翼。

但是,问题来了,创面渗血,电凝不行、氩气刀不行、反复纱布压迫不行......此时,杨晓平医生心中自责:“这个是肝硬化患者,为什么术前不备血浆和红细胞,是太自信?还是没有做到位?”

术中,止血材料不足,杨晓平医生当机立断,决定申请止血材料。在浦东医院,为降低病友的费用,四级手术以下不常规使用止血材料,如遇特殊,需术中申请。

使用止血材料后,再反复长时间纱布压迫创面,观察20分钟,血终于止住了,这场正面战役取得初步胜利。顾不上吃个饭,杨晓平医生需要赶紧下一台腹腔镜肝切除,另外一台病人也已经等了好久。

其同事告诉我们,杨晓平医生就是这么拼。在浦东医院,每个医疗组一般一周只有1-2日首台日,但有些不可控的因素,使得后面预计的手术时间会推迟,如此,杨晓平医生甚至半夜才开始手术也是常有的事。

不让患者“二进宫”,打好每一场“阻击战”

手术下来,已过下班的点,杨晓平医生开始了常规性“晚查房”。老爷子生命体征平稳,没有特别的不适,但引流管引出约一两百毫升血性液体。杨晓平医生有些担心,与值班医生交了个班,交代好帮忙注意一下,此时老爷子得两位儿子显得比较淡定了。

晚上10点钟,刺耳的手机铃声响了,杨晓平医生觉得,这多半不是什么好事。果然,值班医生发来报告,病人到目前引流量已经700ml了,止血针、扩容等措施都上去了,血压心率一直平稳的,病人也没有什么不舒服,急诊血常规和血气分析也抽了,报告还没出来。“接下来要怎么处理?要考虑活动性出血吗?要‘二进宫’吗?”值班医生多少有些着急。

此时,杨晓平医生已经从床上跳起,走到了阳台,点了根烟,稍稍思索说,“肝硬化患者,创面渗血引起,不考虑血管破裂活动性出血,出血速度慢,所以血压心率平稳,‘二进宫’目前不考虑,实在没办法时进去,只能纱布填塞法止血,患者恐怕耐受不住。但看看血色素,交叉配血,申请红细胞和血浆,血浆不管咋样一定输。”

挂下电话,始终忐忑,杨晓平医生给同组医生打了个电话:今天胆囊病人还是渗血,你住得近,赶快去病房看看。此时,“阻击战”已悄然而至。

“杨主任,病人血色素只有3.6克,要输血,但这个病人是RH阴性,熊猫血,血库没有!”值班医生说。

“你守在那里,密切观察,我赶紧联系输血科主任。”杨晓平医生当下回复道。

“好的,目前渗血速度很慢,生命体征也稳,准备用上凝血酶原复合物、纤维蛋白原。”值班医生准备先进行应对处理。

这一晚,99岁的老爷子成了值班护士、值班医生、主管医生、输血科的重点,两位孝顺的儿子,陪着、守着,毫无怨言,积极配合,使得工作慌而不乱。

医院用血一直很紧张,又特别遇上了“熊猫血”,自体血回输能有效缓解用血紧张,但这个患者胆囊化脓炎症,不适合自体血回输。虽然社会一直呼吁大家身体状况好的时候多献血,从大学到现在,但在需要时还是有不少困难。

一早来查房,渗血的情况停住了,但血色素低,营养状况差,会诱发其他问题,赶紧的,通过输血科陆燕春主任的努力,血浆输上了,家属配合,有输血症,红细胞输上了,白蛋白、营养支持、护肝等各种治疗措施都上了,但还是出现了气喘等心肺功能不良的表现,呼吸科、心内科积极会诊。

最终,气不喘、能吃能喝能拉,各项指标稳定,患者出院回家团聚。老爷子,不久也将迎来100岁生日的时候。

杨晓平医生再三强调,他认为,面对生命,患者、家属、医务人员都不能轻易说放弃,但植物人、癌症晚期临终患者,我们有不同的思考。“医学的发展让更多人活过100岁,我也会尽自己所能,守护每一个前来看病的患者。”

注:患者及家属姓名均为化名。

撰稿:季媛媛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20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