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5日 第54 往期回顾:

抗癌禁烟志愿者——支修益 

打着石膏坐着轮椅,支修益出现在诊室。

这让很多患者喜出望外。本来,支修益因打球脚部受伤,打石膏在家休息,门诊停出。可才休息了一周,他就坐不住了,到了周一上午他出特需门诊的时间,硬是让学生推着他来。

一位来自杭州的患者,专程来北京找支修益看病,因为停诊,已经等了一周了。这天下午,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她又来到特需门诊咨询支修益什么时候出诊,没想到还真遇到闲不住的支教授出诊了!

挂上号后,在支教授诊室,她连连说,“我今天运气老好的来!”

作为我国知名的肺癌专家之一,支修益这个名字已经是北京北京宣武医院一个响当当的“金字招牌”,虽然他现在只出特需门诊,但他的号仍然是北京北京宣武医院最难挂号的号之一。

当天上午,坐在轮椅上的支修益,从8点看到下午1点,一共看了13位患者。

“医生一句话胜过他人千万言”

控烟,医生要发挥以身作则的影响力

支修益,首都医科大学肺癌中心任中心主任,我国知名肺癌诊治专家。但近年来,支修益每一次在公众和媒体前亮相,越来越多的职务是中华预防医学会公众健康与临床控烟专家委员会副主席、中国控烟协会常务理事兼吸烟与疾病控制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癌症基金会控烟与肺癌防治工作部主任等等。

控烟,成了肺癌专家支修益的又一项重要工作。

支修益笑称自己是中国控烟事业的元老级志愿者。作为一个从大学毕业就从事肺癌诊疗工作的医学专家,他比其他人更早地意识到了烟草的危害。从1993年开始致力于控烟,现在俨然已经成为中国控烟事业的代言人。

从2003年在北京宣武医院成立首都医科大学肺癌诊疗中心开始,作为中心领导的支修益制定了一个特别的规定:“我们中心进人的时候,对吸烟者实行一票否决制。就是说,面试的时候只要是吸烟的,我们中心一概不收。”

那这是不是有歧视之嫌呢?支修益并不这样看,他认为这是一个专业态度的问题:“一个研究肺癌、研究呼吸系统病的医生,自己却吸烟,很不应该!治病的医生自己吸烟,怎么能让患者接受远离烟草这个理念?你看我们中心的医护,都是不吸烟的。”

20年来,控烟已经是支修益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不仅是要求身边的人不吸烟。在学术交流、外出会诊的时候也不忘倡议医护人员带头控烟。有次支修益被某烟草大省一家三甲医院请去会诊,发现医院医生办公室和值班室都放有烟灰缸,医护人员很随意地在办公室里吸烟,他当即向科室领导指出,挂着肺癌治疗中心的牌子,医生却在公开吸烟,太不应该了。

支修益说,他还请护士长来当“监督员”,保证下次他来的时候不会见到医生吸烟镜头。他常说的一句话:“医生一句话胜过他人千万言。”支修益认为,医生向患者提出的戒烟忠告,比任何劝告或者宣传教育都来的有效。只要在日常的诊疗中,“多问一句、多提醒一句”,对于帮助患者及其亲属戒烟就能起到很好的效果。

在门诊中,这样的对话在每个患者看诊的时候都会进行一遍,以至于成为他门诊中一谈再谈的“陈词滥调”。

“吸烟吗/爱人吸烟吗?”

“吸。”

“吸多长时间了?”

“20多年了。”

“你看,你这个片子里这个地方,主要就是多年吸烟的后果。不管怎样,先把烟戒了吧?”

……

“现在戒烟了吗?”“戒了”

“什么时候戒的?”“上次查出来(肿瘤)之后就戒了。”

“你看,你要是早戒了就好了,家里人吸烟吗?”“也吸。”

“回去和他们说说,还是戒了吧,香烟这东西,一点好处都没有。”

“戒不了?现在医院好多都有戒烟门诊,可以去找医生帮你戒,既能彻底戒烟,也能防止戒断反应,对健康有好处。”

为了表彰他在控烟宣传方面做出的表率作用,中国医师协会在2012年向他颁发了“医师控烟领导力”奖。并号召全国260万医师凭借自己的医学知识和社会影响力,积极参与控烟。

“用患者听得懂的话把肺癌说清楚”

抗癌,专家要占领科普宣传主阵地

专注肺癌防治宣传20多年的支修益,也把控烟宣传做了20多年,防癌、控烟,几乎是他每天工作的两大核心。

专注控烟,是为了减少肺癌的发生。抗癌科普,是为了让患者能正确面对肺癌。健康科普工作,在支修益看来,是门诊中一个绝不能忽视的环节。

他的门诊最特殊的地方,在于他总会挪出3~5分钟的时间,为患者详细讲述他们为什么会患上肺癌,将来可能会有怎样的发展。

门诊中,支修益会细心地把他对患者讲的这些内容帮患者记下来。39健康网编辑遇到支修益的一位老患者姜老师,姜老师对编辑说,找支修益看病很省心,他会自己和患者聊起他们的病情,分析他们患癌的可能原因,并告诉他们后续可能会遇到的问题,甚至包括患癌之后生活乃至饮食的建议,而且他会把这些分析和建议详细写在病历本上。

39编辑在采访中也注意到,因为写得很详细,支修益写病历通常都会写到翻页,每个病历差不多都有一页半到两页。诊断资料不全、需要补充检查的患者,支修益还会把门诊预约电话也写在病历本上,方便患者预约下次门诊。

为了在门诊中给每位患者都留出3~5分钟的科普时间,支修益的门诊经常超时。每逢每年的全国肿瘤防治宣传周、国际肺癌关注月、世界癌症日这些特殊的健康日,支修益的门诊不限号,通常这时候他会提前赶到医院,从7点多就开始看诊,一直看到下午,这样就能多看几个患者。

为了保证给每位患者的就诊质量,平时支修益半天的门诊号上限不超过20个。他觉得患者人数一多,轮到每个患者身上的时间就短了,每个患者的门诊质量就会有所下降。

即使采取了限号措施,支修益的门诊也经常超时,护士长不得不一次次来催。39健康网编辑跟着支修益出一上午门诊,他给每位患者的咨询时间都超过了20分钟,有几位患者甚至长达25分钟以上。门诊当天一共13位患者,看到12点仍未结束,他不顾自己脚伤不适一直坚持看到下午1点。

支修益认为,肺癌的防治应该多管齐下,“话疗”也是重要组成部分。肺癌医生在门诊咨询就是要多给患者讲解一些知识,尽可能多地解答他们的疑问。为此他宁可晚结束门诊。

“要告诉肺癌患者,得了癌症并不可怕,也不是你有多倒霉;针对烟民患者,要告诉他尽快戒掉烟草;针对恐癌的患者要加上心理咨询和心理支持;要是有肺癌治疗方面有疑惑疑虑的患者和家属,医生就需要用患者和家属听得懂的科普语言,清楚地介绍治疗的技术或者药物。”支修益说。

即便他已经尽可能细心讲解,仍有很多患者忧心忡忡。时间也不允许他把门诊延长成讲座。于是,支修益在他诊室里两个诊桌的抽屉里都放了他自己编著的《肺癌防治养生》科普图书,碰到纠结于自己为什么患癌、或者是不知道该选择怎样的治疗的患者,就送给他们一本。

支修益说,他自掏腰包送书,是为了让患者补充门诊中没有问到的问题,让他们能正确选择治疗的方式。他一直在提倡政府继续加大肿瘤防治科普宣传的力度,让临床医生主动参与科普宣教。

他建议临床医生要真正参与科普教育,充分整合自己所了解的技术知识,把肺癌诊断领域的新技术、新药物、新方法、新思维,用百姓听得懂的语言传递给社会。

“抢占健康教育的主阵地非常重要,为什么我们要把这个阵地让给那些不靠谱的广告宣传,让他们误导我们的患者,耽误我们患者的病情?”

支修益在如何“让患者和他们的家属听得懂”方面下了很多功夫。关于肺癌宣传,他的“六化”、“五气缠身”现在已经是很多人耳熟能详的科普知识。在他担任北京市人大代表期间,曾多次建议政府鼓励中青年医师特别是学科带头人积极参与科普宣传。他曾经在两会期间提出提案,建议管理部门要求晋升正高级职称的医生必须有科普宣传文章,可以考虑采取3+1,4+1或者是5+1的模式,也就是要求医生必须保证三篇或四篇、五篇学术论文加上一篇科普文章。

在他的两会提案中,他希望政府能够给予更多的资金和政策支持,请出肿瘤科的专家来做科普教育,开办抗癌宣传专栏,强化抗癌宣传的主阵地。“这一点非常重要。”支修益说。

“晚期肺癌患者不要盲目开刀”

治癌,早诊筛查与规范化治疗才是出路

癌症如果能早期发现和治疗,治疗费用低,患者生存时间长。但由于肺癌早期很少有明显症状,很多患者往往发现时已经是晚期。“有80%的肺癌患者一查出来就已经是晚期。”支修益说。

“医生看病做手术水平再好再规范,一天也就能做一两台,能救的人太少。”支修益说,“我这里还有一个数据:80%左右的男性肺癌患者是烟民,但他们中大多数人不知道做早诊筛查。”

好的治疗只是一方面,提升公众对早诊早治的重视对于肺癌的诊治有重要意义。支修益还给出一个数字:积极进行早诊早治,肺癌的治愈率能够提高20%。

因此,他一再呼吁:“把健康体检列入我们的医保政策,将公民的健康体检、肺癌高发地区的癌症筛查提上日程,政府应尽快出台一些癌症筛查的资助项目。”

目前他正在着手进行肺癌的早期筛查工作,主要目标人群是50岁以上,吸烟史在25年以上的肺癌高危人群。

“开展乳腺癌筛查后乳癌的治愈率上升了很多,我相信开展肺癌稍差对提高肺癌治愈率有很好的促进。目前北京的财政能力还可以,我希望能够同首都肿瘤专家共同组织,开展北京地区肺癌筛查项目。让早期肺癌患者能得到临床治愈,降低北京市整体的肺癌死亡率。”支修益说。

“晚期病人不要盲目开刀。”支修益说。身为一个胸外科医生,他近年来一直在积极倡导肺癌规范化诊疗。

在39健康网编辑跟访的门诊中,他劝一位急于手术的患者不要盲目开刀说:“我是个外科医生,我做肺癌治疗已经30年了,但是我的建议是不要在没有诊断清楚、没有做科学的临床分期之前手术,你这时候做手术是徒劳的,效果也不好。”

肺癌是我国恶性肿瘤中排名第一的死亡原因,而我国肺癌临床治疗有效率仍然偏低,支修益认为这可能与癌症复杂的发生机理和患者个体化差异有关。

支修益是真正从临床一线走出来的肺癌专家。他是卫生部临床路径专家委员会胸外科专家组组长,并作为专家组组长主持起草了我国第一部《肺癌诊疗规范》。

从1983年开始,支修益在北京胸部肿瘤结核病医院(现北京胸科医院)做了20年的肺癌临床研究,2003年,他调入北京宣武医院,创建了首都医科大学肺癌诊疗中心,组建了一个汇集肿瘤外科、内科、放射、物理、化学等各方面的专家的多学科治疗团队。他本人也完成了从一个胸外科“手术匠”成为了如今掌握多学科综合治疗的学术带头人的转变

在北京宣武医院,由胸外科牵头,联合北京宣武医院呼吸科、放射科、病理科、核医学科、疼痛中心、PET中心,为肺癌患者提供多学科的综合治疗方案,在全国率先开展了局部中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术前新辅助化疗和术后辅助化疗临床多中心研究。

“准确的临床分期有助于医生为肺癌病人制定科学合理的治疗方案,使那些已有远处转移、不应该做手术的肺癌病人避免承受开胸手术之苦,使那些原本并没有转移的肺癌病人得到及时科学的以外科手术为主的多学科综合治疗。”支修益说。

他的下一个目标,是在全国建立大区域的肺癌诊疗中心,提升区域的肺癌规范化治疗水平,让更多的肺癌患者受益。近年来国家增加了在癌症防治方面的投入,支修益认为可以把资源下移到基层城市,这样更有利于开展肺癌的综合防治工作。

专注肺癌30年,他现在希望做到积极控烟,把公众肺癌发病风险降低;推行早诊早治,推行规范化治疗方案,把肺癌的治愈率提升上来。他说:“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胸外科那么多病种,不可能什么病都看,一生中如果能在一个疾病上有所突破,有所进展的话,也不枉费这许多年的努力。”

网友评论

5, 1, 20
总共有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7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