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抗病毒跑赢肝硬化进程

  中国是一个乙肝大国,目前约有9000千万左右的乙肝病毒携带者,其中2000多万是慢乙肝患者。如果对乙肝病毒“听之任之”,任其“自由发展”,10%-20%的慢乙肝患者将在五年后发展为肝硬化,如果此时还“无作为”,5%-20%的肝硬化患者会发展为肝癌。

  虽然上了肝硬化的贼船后,并不意味着从此“风萧萧兮,一去不复返”,但生存几率直线下降却是不争的事实。众所周知,肝硬化分为代偿期和失代偿期。五年内,如果不采取有效治疗,代偿期肝硬化患者的生存率是55%,失代偿期的仅为14%。

  不迟疑、不放弃,抗病毒治疗是关键

  由此可知,肝硬化也有一个过程,肝硬化的不同阶段,生存率也是千差万别的。乙肝治疗好比三盘赛制的比赛,如果输了第一盘“肝炎”,那第二盘“肝硬化”就必须拿下,不然很有可能将比赛拖入危险的第三盘——“肝癌”。因此,,肝硬化治疗的根本目标就是要减少失代偿、肝癌发生的几率,从而能够提高肝硬化患者的生存时间和生活质量。

  由于肝硬化在“肝炎”和“肝癌”之间担当着“承上启下”的环节,北京人民医院副院长、肝病研究所所长魏来教授认为“这个环节是最最关键、最最重要的转折点”。这就好比“一根扁担,两头翘”,一头牵着“疾病控制和改善”,一头吊着“病情恶化”。在这个关键时间点,需要采取正确的治疗方案。否则,“失之毫厘,谬之千里”。

  上海瑞金医院的主任医生谢青教授提到,“过去,很多医生和病毒认为治疗乙肝只要保肝降酶就可以了,不需要抗病毒治疗,实际上这是一个误区。”

  大量研究发现,乙肝病毒是疾病进展的始作俑者。它通过不断的自我复制对肝脏造成持续危害,鞭笞着病情向炎症、肝纤维化、肝硬化、肝癌等恶性方向发展。由此可知,保肝降酶只是一种保守战术,并不能对乙肝病毒造成实际的威胁。慢乙肝肝硬化病人,无论是代偿期或失代偿期,抗病毒治疗始终是关键。中华医学会传染病学会名誉主任委员、上海华山医院的翁心华教授、认为肝硬化病人是否进行抗病毒,主要取决于HBVDNA水平。如果HBVDNA水平高,尽管肝功能是正常或者是偏向于轻度的异常,都可以采用抗病毒治疗。

  魏来教授也强调在肝硬化患者的治疗过程中,“抗病毒永远都是最主要和最重要的。”通过持续抑制乙肝病毒的复制,抗病毒治疗能改善显微组织,延缓疾病进展,降低肝硬化失代偿和肝癌发生的风险。

  虽然肝硬化时期的抗病毒治疗获得的益处低于肝炎阶段的治疗,但仍能获得较好的疗效。治疗时间永远不会太晚,肝硬化患者应该抱着“不迟疑,不放弃”的心态进行积极地治疗。治疗时机越早,获益越多。

  抗病毒“当家”,肝硬化“翻身”成可能

  在核苷类似物上市之前,医学界对于抗病毒治疗是否能预防和阻断肝硬化的疾病进展一直心存疑虑,未有定论。因此,当1999年拉米夫定上市后,开展了一次多中心、前瞻性的临床试验——4006研究,全球共有41个中心,641名早期肝硬化患者参与了这次临床研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4006研究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了它3年研究的成果,证实通过拉米夫定3年治疗,可以把疾病进展减少55%,肝癌的发生减少51%。

  通过4006的研究,使全球的医生认识到对于这样一个慢性的进展性的疾病,通过有效的抗病毒治疗以后,它可以延缓疾病的进展,而且可以降低肝硬化、肝癌的发生。从此以后,抗病毒治疗奠定了它在乙肝治疗领域的关键地位,也为肝硬化患者的治疗带来了希望。

  随着研究的继续,人类对肝硬化的认识也是一个动态过程。以前,医学界认为肝硬化是不可逆转,不可恢复的。但是最近在上海发布的4006研究十年随访结果发现,通过对16例早期肝硬化病人十年前后两次肝穿对比发现:经过拉米夫定长期规范的治疗后,75%的早期肝硬化病人的肝脏组织学得到了明显改善,83%的病情得到了控制,没有进一步恶化,甚至有3例病人实现早期肝硬化5到0的逆转。

  虽然从4006十年的随访的病例虽然少却是非常珍贵,结果也是非常令人振奋的。由此可知,即使发生肝硬化了,早期肝硬化通过有效治疗后,疗效也能很好,部分病人能实现病情逆转。对此,谢青教授有个形象的比喻,她认为“肝硬化就像一块豆腐干,如果把豆腐干软化成豆腐的话,是需要时间的。早期肝硬化应该尽早的进行长期抗病毒治疗,最终能够使豆腐干变成豆腐”。

  治疗从“长期”出发,选药需三“管”齐下

  虽然抗病毒治疗能延缓、阻止甚至逆转疾病进展,但目前所有的抗病毒药物都不能对乙肝病毒“赶尽杀绝”,随意停药后复发会对肝功能造成严重的损害。因此,肝硬化患者不能“以身犯险”,必须坚持长期抗病毒治疗,失代偿期的患者甚至应该终生治疗。

1 2 上一页下一页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7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