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9月05日 第39 往期回顾:

侯凡凡院士:“四心”好医生 

侯凡凡,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的临床医学科学家,声名远扬,著作等身。相对其他的头衔和光环,侯凡凡始终坚持着踏上医学之路以来的最初的梦想——“当个好医生”,如何做个好医生,她有着自己的理解:“用心为病人服务;潜心提升医学技术;贴心解决患者困难;耐心和病人沟通”。

用心为病人服务

“既然当了医生了,我就想当个好医生。……当医生就意味着把心交给了广大患者。”

现今,侯凡凡在医学界声名卓著,其实,当医生并不是她最初的选择,“如果有的选择,我愿意当记者写文章,但是那个时代是不允许选择的。女兵能干什么,学医已是很不错了。”作为70年代的老三届,侯凡凡下过乡,当过卫生兵,还喂过猪,后来被选为工农兵学员去学医,无法选择的走上了“医路”。

“既然当了医生了,我就想当个好医生。”这是侯凡凡对于不可选择的事业的朴素愿景。

“院士只是一种荣誉,我还是要当好一个医生。”这是2009年,侯凡凡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当被问及如何处理院士和医生的关系时的答案。

什么样的医生才是好医生?侯凡凡觉得,“用心最重要”,在她的眼里,医疗这个行业实际上是服务型行业,无论医术多高明,服务好患者,是每一位医生“应该做到的事情”。

侯凡凡身兼多职——中国科学院院士、广东省肾脏病研究所所长、南方医院肾内科主任、南方医科大学教授、全国人大代表、多个专业杂志的编委、973科学基金的首席科学家、……,科研、教学和社会活动都占去了她大量的时间,但她始终战斗在临床一线——每周出一整天门诊,每天查房;除非休病假。

医院门诊部的护士林爱玲等回忆:侯院士出门诊,几乎都是从早上8点一直看到下午五点,中午也不休息。为了能多看几个病人,侯院士总是惜时如金。为了减少上厕所,她很少喝水,午餐时也总要叮嘱一句:“不要给我订鱼,吃鱼慢,费时间。”而护士姑娘们都记得侯院士的助手说过,侯院士很喜欢吃鱼。

事们看到侯凡凡这样劳累总忍不住想劝劝她多休息,但是侯凡凡总这样回答她们:“病人奔波劳累找我看病,我没有理由让他们失望!”有关心她的病人问侯凡凡如何协调生活与工作的关系,她说:“我的工作就是我的生活。当医生就意味着把心交给了广大患者。”关于侯凡凡的“用心”,她的导师张训教授还讲述了一个细节。有一次,一位肾穿造影剂过敏的病人,突然休克,心跳呼吸全停,呕吐物从口中涌出。紧急中,侯凡凡俯身用嘴将病人的呕吐物吸出来,为病人赢得了抢救的时间。

潜心提高医学技术

“治好病,解决患者痛苦是医生的职责”

侯凡凡行医数十年,看过的病人数以万计,有一个患者令她至今难忘。多年前,这位患者找到了侯凡凡,他的肾脏功能已经衰竭,要么做肾移植,要么靠透析维持生命,在当时,一年的透析也要花6-7万元。患者和妻子两人跪在地上求她:“我要是透析,一个家就塌了,只要再拖3年,我女儿考上大学,我就是死了也没关系了!”

侯凡凡讲到这个故事至今都很心痛“在我国,目前只有10%的慢性肾功能衰竭患者得到了透析治疗,大部分患者只能在绝望中等待生命的完结。延缓3年到5年,对于人的一生可能是微不足道的,可是,把患者开始透析的时间延迟3到5年,甚至可以稳定住病情,这对一个家庭的经济负担、一个国家的医疗负担,是十分可观的。从国外的数据看,延缓一年,就能省20亿美金。”

慢性肾脏病一旦出现肾功能减退,将不可避免的发展为终末期肾衰竭(即尿毒症),而尿毒症是一种当前仍无法治愈的慢性疾病,患者只能终身依赖昂贵的透析治疗或肾移植生存。RASI类药物(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抑制剂)是能延缓早、中期慢性肾脏病发展的主要药物,但传统观念认为,这一类药物对晚期慢性肾脏病不仅无效还能增加不良反应。这个禁区真的不能闯吗?侯凡凡和她的团队在前期研究中发现,这类药可能延缓病程发展至尿毒症的时间。

确定课题之后,侯凡凡带领其研究团队,耗时5年多,进行了400多例的随机双盲试验。在这2000多个日日夜夜,侯凡凡和她的团队是与患者们一起度过的,为了准确评估疗效和不良反应,医生们把手机号、家里电话号甚至QQ号都公布给病人,保证24小时回应受试患者的问题和需求。因为电话太多,还许多都是半夜响起,被吵得神经衰弱的先生都只能和侯凡凡分房而睡。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6年1月12日,一篇发表在医学界最权威的杂志——《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题为《贝那普利对晚期慢性肾功能不全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论文向全世界展示了来自中国科学家的肾病研究成果,也顿时聚焦了海内外科学界的目光。侯凡凡的团队研究发现,如果应用得法,RASI类药物可使晚期慢性肾脏病发展至肾功能衰竭的风险降低43%,使患者进入透析的时间延缓一倍。这对减轻患者家庭的经济负担和国家的医疗卫生负担,都将是十分可观的。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配发社论说,该研究“改变了我们对慢性肾脏病禁用RASI的传统理念……是改变我们对慢性肾脏病治疗策略的时候了”。

有人说,做科研要耐得住寂寞。侯凡凡表示同意,科研尤其是临床科研的过程,是非常艰苦而且枯燥的,为了达到目标,团队每一位成员都付出了很多很多。这个目标是什么?或是如侯凡凡在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演讲所说:“我们的研究对象是病人,我们是在做一件关系病人生命的事情。我们的目的就是想解决一些临床实际问题,帮助我们完成更多类似的有助于提高治疗效果的临床研究。”

解决临床实际问题,简单来说就是治好病,侯凡凡说,“好医生一定要潜心提升自己的技术,治好病解决病人的痛苦是医生的责任。”在提升自己的路上,侯凡凡可谓一个榜样。

早在当卫生兵的时候,她在喂猪的同时都会自学英语,虽然那时她还没想过要去做医生。

1989年,侯凡凡跟随老师张训教授来到第一军医大学南方医院肾内科工作,百废待兴,在“可以选”的时候,已经是年近40的侯凡凡副教授毅然选择了继续深造学习。

1990年,侯凡凡考上中山医科大学的博士研究生,而因为她是工农兵学员,没有正规的本科学历,同时还要补修硕士课程。三年,硕士、博士课程全部通过考核,才能真正毕业。在三年的拼博学习中,侯凡凡获得4个“最”:年龄最大,职称最高,学位最低,成绩最好。在毕业之际,时任中山医科大学的校长说,“希望将来的博士生都能像侯凡凡一样”。

1995年,侯凡凡有机会到美国哈佛大学学习,为了能在美国多呆两年,学习和利用先进的设备做研究,侯凡凡又通过自己的努力,千辛万苦地申请到了“国际肾脏病学会(ISN) ”的一个资助基金,其实,她当时早已是教授、主任医师了,这是临床医生的最高职称。

贴心解决病人困难

“能在门诊解决的问题,就不要让患者住院;能用一种药解决问题,就决不用两种;能用便宜的药就决不用贵的。”

侯凡凡所带领的科室看的是“最花钱的病”,2010年全球用于尿毒症和透析治疗的费用已攀升至10,000亿美元。但是肾内科的医生们是医院出名的“穷”。“以前科室的经济收入真的很差,现在好一些了,不过不是因为收费多了,而是规模大了,现在收治的病人是以前的2倍多”。侯凡凡笑道。

1999年侯凡凡成为南方医院肾内科主任后,一直要求全科人员奉行两个行医原则:一是对病人态度不能不好;二是不能把行医当做牟利行为,不该用的药一样也不能用。抗生素必须在病人真正需要的情况下才可以开,一般预防性的治疗不准乱开。在南方医院,肾内科的抗生素使用率是最低的。

这是因为侯凡凡深切体会到,要减轻患者的痛苦,除了用最好的技术为病人服务,减轻他们生理上的痛苦,还须首要考虑的,就是他们的治疗费用问题。“看得好病的同时还要看得起病”

有一次,一位已在外院透析一年的患者来到肾内科,请求侯凡凡替他修复已经堵塞的血管内瘘,以便他继续接受血液透析。但是侯凡凡为患者做了认真检查后发现引起患者肾功能衰退的病因是肾结核,若对症治疗,根本不用透析。当她把这一诊断结果告诉病人时,病人一脸疑惑,甚至责怪她不负责任。侯凡凡恳切地对病人说:“我可以为你继续透析,但是你想想,我们为什么到手的钱不赚而要你选择药物治疗?因为你不需要透析!”一个月后,这位病人健步走出肾内科,甩掉了透析的包袱,重返工作岗位。

除了看病贵,看病难也是患者们最常抱怨的话题——“排队像春运,看病像打仗”。侯凡凡有时候也很苦恼,“比如病人经常会问,我吃了这个药,会不会影响我将来生孩子,等等。很多问题病人都有权利知道。但是可能有些问题对于医生来讲,是一个非常基本的常识问题,如果很快把病人打发掉,那病人就会非常不满足,问题是病人太多,如果每个病人问诊时间长,肯定会影响后面就诊。”于是,侯凡凡想了一个办法,把病人经常会问到的问题,通过文字材料准备好,并打印出来,直接交给病人作为解释。这样做既解答了病人的疑惑,又节省了时间。

目前,医院为侯凡凡安排的日接诊量是40位患者。但对一些挂不上号却正在用药、有一定风险的病人,侯凡凡仍然会想办法专门为他们开辟“绿色通道”,即把他们请到自己的研究室,关心他们的治病进展;为让病人就诊更方便,侯凡凡调整了肾内科的检验位置,让它离门诊较近,尽管工作人员不方便,但是病人就诊就更快捷了。

耐心和病人沟通

“交流沟通的能力是医生除医术之外必备的另一种能力。沟通越多,隔阂越少。”

在医患关系如此尖锐的大环境下,南方医院的肾内科仍然保持着异常的和谐,这与侯凡凡所倡导的沟通理念不无关系:“人都是要沟通的,一片诚心地站在病人的角度去思考,去沟通好了,知道的不知道的都让病人了解,帮助权衡利弊,病人参与进来,就不会留下什么怨言。有时候医患关系不好,就是因为互相不了解。”

肾内科的梁敏教授说:“侯主任对工作人员非常严格,有时脾气急,可对病人从来没急过,可以和病人、家属一谈就是一两个小时。”侯凡凡自己也算了一下,她一天门诊7-8小时,最多能看40个病人,平均每个人15分钟左右。

侯凡凡不仅耐烦,还很讲究沟通的方法。肾脏病人需要严格控制盐的摄入,许多医生都是比较单一的沟通,嘱咐一句“少吃盐,清淡点”,根本不能达到防控的目的。曾有外国专家对侯凡凡说:“你们不可能能做到让病人限盐,我们都做不到。”侯凡凡骄傲回应:“我们真的做到了!”原来,侯凡凡让不太可能准备天平的患者们用牙膏盖来当量器,一盖就是2G,一天该用几盖非常明了。同时,为了督促限盐的效果,患者们还得定期接受尿检氯化物,正确的示范+有效的监督,慢慢的,侯凡凡的患者都形成了限盐的良好习惯。

肾内科的同事们都知道,侯凡凡特别受患者欢迎,尤其是小朋友,她对小朋友们有一手,比如因为肥胖影响了病情却又不肯减肥的小男孩,她总是叫他“靓仔”,然后鼓励他减肥;因为病情影响身材矮小脾气暴躁的小姑娘,她总要安慰劝导:“小姑娘,你要积极的配合治疗,不能乱发脾气,这样对你的身体没有好处。如果你不坚持治疗,你就不能再长高了,父母为了给你治病多不容易啊。”

“医生必须有两个本事,一个是看病的本事,第二个是跟人交流的本事。我们不是心理医生,可要有心理医生的常识”。侯凡凡经常这样教导年轻的医护人员,“沟通越多,隔阂越小”。

侯凡凡院士今年已经超过60岁了,当人们问她是否想过退休,她说:“虽然当医生并不是她的最初选择,但是这么多年下来,我深深地热爱这个岗位——没有什么职业比‘治病救人’更重要。只要身体允许,我会一直做下去,虽然辛苦,但是充实。”

(责任编辑:文慧;通讯员:吴剑鹏、黄治才;摄影:黄治才、关琦)

网友评论

总共有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code

侯凡凡凭借自己的“四颗心”——“用心服务、潜心提升、贴心解决、耐心沟通”,赢得了患者和同行们的信任和尊重。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7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