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状元严重自闭

www.39.net  2008-4-22  39健康网社区  
一个省重点高中的高考状元,因自卑低估了分数而错过梦想的北大。母亲的极度自责,进一步膨胀了他的梦想。他“心病”渐重,厌恶眼前的一切,荒废了学业,数月不出家门。昔日众人眼中的骄子竟成了一个有严重自闭倾向的“疯子”。

  今年10月9日,沈阳同仁心理疾病矫正中心青年心理咨询师张峻铭来到周元新的家。当他看到眼前这位身高1.80米的小伙子时,张峻铭无比痛心,他恨不能马上就治好周元新的“心病”……

  遭遇意外富家少年陷入性格怪圈

  1981年秋,家住沈阳市苏家屯区的周怀成和潘桦夫妇喜得贵子,他们给儿子起名叫周元新。在小元新4岁时,周怀成从一家国有企业辞职,下海经商,做护士的潘桦也同时辞职,专心辅佐丈夫。

  小元新上学后,学习成绩优异,是班里的尖子,加上其家境殷实富有,让小元新处处感觉高人一等。然而就在小元新9岁时,一天夜里开窗睡觉,第二天他的嘴突然歪了。父母带他看了无数个医院也没有治愈。无奈,小元新只好休学。直到第二年,小元新才复学。

  这时,周元新的歪嘴还是没有治好。心高气傲的他因为惧怕同学耻笑,便拼命学习,想以优异的成绩弥补自己生理上的缺陷。

  母亲潘桦,从周元新患病起就专职照顾他。她一直把儿子的歪嘴归罪于自己,看着儿子一天天变得沉默寡言,她心里异常痛苦,总是当着儿子的面说:“儿子,妈妈对不起你,妈妈要是记得关上窗子,你就不会歪嘴了。”母亲天天自责,周元新也慢慢认为是母亲害了自己。稍不顺心,他就会冲母亲大发脾气。

  在小学、初中,怀着矛盾心理的周元新一直是尖子生。他想“等我考上北大清华,看还有谁敢瞧不起我!”1996年,周元新考入辽宁省某重点高中。

  进入高中,同学们实力相差不多,周元新不能再像从前一样回回考第一,这无形中加重了他的自卑心理。他觉得自己退步了,这样的成绩与北大差距很大。高三时,他的成绩却提高很快,经常在全校考前十名,这让他又有了考北大的信心。

  估分失算母亲极度自责成罪人

  2000年7月初,高考结束后,周元新自己估了570分,这样的分数,自然与北大清华无缘。他痛苦地躲在家里,不想见人。眼看报志愿的截止日期越来越近,周元新的母亲非常着急。最后,她考虑到周元新喜欢电脑,便给他报了上海某名牌大学的计算机专业,周元新却把自己关在家里,对所报的大学不闻也不问。

  谁知高考分数出来后,周元新竟考了642的高分,是他所在省重点高中的理科状元,这样的分数足以进入他日思夜想的北大。

  周元新的母亲潘桦顿足捶胸:“我是罪人呀,我帮儿子报的志愿,儿子才上不了北大清华,我对不起儿子呀!”

  看到儿子痛苦的样子,把儿子的快乐看得比自己生命都重要的潘桦痛不欲生:“我真不是人呀,耽误了儿子的前程。”

  周元新天天跟母亲发脾气,借以发泄心中的痛苦。潘桦承受着儿子的火气和怨恨,越来越自责。她的这种自责,更加大了周元新对她的怨恨。

  感觉自己成绩不稳定,估分也不准。要是重读,明年考不上,就更没脸面了。无奈,2000年9月,周元新极不情愿地走进了上海的那所大学。

  心陷北大厌恶校园学业亮红灯

  周元新就读的大学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但他因为心中只有北大,所以,从进校门的第一天起,就看什么都不顺眼,感觉一切都不如意。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无法与老师和同学和谐相处。一天,周元新终于忍不住为一件小事跟同学吵了起来。那天,吵过之后,他整日不说话,上课吃饭走路,都是低着头。

  这时的周元新,经常旷课,整日躲在寝室里看武侠小说,要不就去电影院、录像厅。

  辅导员老师几次找到周元新谈心,但周元新仍是我行我素。第一学期的期末考试,总计9门课,他竟有5门不及格。辅导员老师打电话给他的父母,潘桦赶到学校。

  看到母亲,周元新仿佛一下子找到了发泄情绪的突破口:“就因为你给我报的这个破大学,我才会这样的。你害了我,害得我被同学欺侮被老师骂,害得我一无所成……”面对儿子的指责,潘桦始终低头不语。

  2001年寒假,周元新仍是一个人躺在家里,拒绝与家人交流。

  返校后补考,周元新虽然勉强及格,但他的学习态度依然如故。父亲破产人穷志短心病加重

  周元新上大学后,他父亲的公司已临近破产,他家生活水准急转直下。

  2001年9月大二开学不久,周元新的许多同学都有了笔记本电脑,还有一些同学买了台式电脑。而周元新家当时的条件,父母已无力给他买电脑,但潘桦硬是凑了5000元,给儿子买了一台台式电脑。看到电脑,周元新非常高兴,可有的同学却嘲笑他:“总那么牛,我还以为你爸是富翁呢,就这破电脑还当宝贝哪!”这一刻,周元新又一次感觉无地自容。

  此后,他不敢当着同学的面用自己的电脑,每次都是算好了同学们不在寝室时,他才把电脑搬上桌子。因为他心里总感觉别人瞧不起他。

  还有一件事,让周元新非常难受,他的高中同学王剑,第一次高考成绩不理想,考上一般大学没去读,2001年竟考上了复旦大学。现在,王剑来看他,他觉得非常尴尬。

  2002年夏,周元新的父母一同来到上海,他们是被学校找来的,因为周元新又有3科成绩不及格。如果再这样下去,周元新只能退学。

  面对儿子的不求上进,周怀成夫妇却不敢责备儿子半句。相反,却是周元新又一次跟母亲大发雷霆:“你给我报的这个破学校,让我丢人现眼,连王剑都敢来向我示威。现在你们又成了穷光蛋,让我更没有面子抬头……你们滚,我的事不用你们管。”

  母亲潘桦一味包揽责任,让周元新的“心病”越发重了。

  勉强毕业紧闭房门几乎疯掉

  接下来的时间,周元新每学期都要补考。今年6月初,学校急忙招来潘桦。原来,周元新不仅与老师、同学关系不睦,而且经常自言自语。学校担心他精神有问题。更严重的是,因为成绩太差,周元新有可能无法拿到毕业证书。

  见到母亲,周元新一脸阴郁,并又一次让母亲滚。

  潘桦哭着离开儿子,她悄悄找到辅导员和学校领导:“我的儿子精神肯定有问题了。为了让他不至于发疯,请你们开恩,帮助他毕业吧!”老师和领导被这位母亲的苦苦哀求感动了。6月末,周元新终于拿到大学毕业证书。那一刻,潘桦泪流满面,而周元新的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回到沈阳已经落破的家,父母特意倒出一个单间给周元新。从走进这间屋起,除了上卫生间,周元新再也没有出过房间。每天伴着他的只有一台旧电脑和一些武侠小说和电脑方面的书。

  父母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力量,可是,谁也没有能让周元新走出这间屋。母亲潘桦跪在地上求他,周元新还是无动于衷,他的房门始终关得紧紧的。他吃过饭把碗筷送出门外;衣服脏了,也扔到门外。这时,有人提醒潘桦:带孩子去看心理医生。

  潘桦如梦初醒,到沈阳同仁心理疾病矫正中心,找到了心理咨询师张峻铭。张峻铭听到潘桦的介绍,决定破例出诊,尽全力挽救周元新。

  张峻铭告诉潘桦,当初报高考志愿,是因为周元新自己估错了分,责任在他自己。而潘桦的过分自责,实际上更加重了他的心理负担,给他后来的行为以许多借口。周元新从小生活在极度自卑与极度自尊中,家长对他的放纵和迁就,促使其性格走向极端。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转移他的关注点,让他明白自己的真实处境,解开他的心结。心理治疗心灵之狱需亲手砸破

  10月9日上午,张峻铭以社区工作人员的身份来到周家。张峻铭敲了周元新的房门:“周元新,我是社区的,来调查一下你的户口,请开门。”周元新没让张峻铭进门,他走了出来。张峻铭接着说:“不请我进你房间里谈吗?”周元新一愣,他没想到来人会提出这个要求,他又不好拒绝,只是喃喃地说:“房间太乱。”

  张峻铭心里在想:“这个青年还有救,他的头脑很清醒。”张峻铭一定要进这个房间,他不给周元新留有余地:“我们是同龄人,无所谓。”说着推门就进去了。

  房间里确实很乱,周元新急忙收拾着。张峻铭坐下来先说“正事”:“大学毕业后,你的户口还没有迁回来,你得先办暂住证。同时,你得尽快把户口迁回来。”周元新只好拿出自己的毕业证书、大学开具的户口证明等让张峻铭看。张峻铭显得很惊讶:“你是上海某某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的,那可是全国有名的,我也爱好计算机,得向你好好请教,你可要帮我呀!”

  接下来的日子,张峻铭又多次来到周家,表面的目的当然是向周元新请教计算机问题。周元新开始喜欢这位张大哥,因为张大哥语言幽默、见解独特。慢慢地,他想跟张大哥交朋友。

  采访时,张峻铭告诉记者:“周元新患的是适应性障碍,因为生理缺欠而从小就有极强的自卑心理,家人的过分宠爱和一心摆脱自卑的想法又让他有极强的自尊心。这样的青少年,极易患这种心理疾病。不过,他还有与人交往的欲望、还有成功的渴望,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他一定能走向社会,成为有用的人。”

  采访过后,记者不禁为这位骄子惋惜,一些家长经常走入教育误区,他们盲目地追求高分,认为高智高能,正是这种理念作怪,才使一个原本优秀的学子落入今天的下场。希望这一实例能使家长警醒:一个人拥有健全的身心才是最重要的。(文中除张峻铭外均为化名)

(实习编辑:魏文巧)

  • 网友评论发表时间
昵称:
内容: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7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