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6日 第44 往期回顾:

编辑手记:深深担忧病理这项事业的吕宁 

当小编向医院提出“仁心”栏目的采访需求时,吕宁一开始是不想接受的,一来怕影响正常工作,二来也不知道该如何交流。

“是手术室同事们的大力支持让我改变想法的,他们让我为病理科多多做宣传”,吕宁很直接地向小编表明了想法。

这些年来,由于责任重、风险高、收入少,病理科大夫流失严重,都说病理科的结论是“金标准”,这么重要的事业,愿意干的人却越来越少。现在,全国才有2万多病理大夫。

“病理学科已经危机四伏。招不到大夫、招不来技术员,病理学科专业没人报我的研究生”,说到这里,吕宁有些激动,“甚至有干了十年的病理大夫就这样离开了岗位,多可惜啊!”

有些患者认为PET/CT才是“金标准”,“做一次PET/CT花费一万三,做一个病理诊断才四十块,这么便宜的病理检查怎么可能是‘金标准’呢?”他们不了解这四十元诊断背后,可能是几十年的经验在支撑着。

“能不紧张吗?能不急吗?通过你们的采访,我真心希望更多的有志青年投身到这项事业里来”,吕宁说。

希望吕主任能够如愿!

网友评论

5, 1, 20
总共有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这些年来,由于责任重、风险高、收入少,病理科大夫流失严重,都说病理科的结论是“金标准”,这么重要的事业,愿意干的人却越来越少。现在,全国才有2万多病理大夫。“能不紧张吗?能不急吗?通过你们的采访,我真心希望更多的有志青年投身到这项事业里来”,吕宁深深爱着、关心着病理这项事业。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7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