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患者的口耳相传中,专家意味着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专家意味着荣誉、权威。而在现实中,专家意味着什么?专家何以成为专家?请关注仁心栏目,我们将呈现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泪”的名医群像,为您讲述那一个个荣誉与光环背后的故事。

《仁心》2010年11月8日 第1期

《仁心》第1期:南方医院神经外科—漆松涛

漆松涛,南方医院副院长、神经外科主任,51岁。

一般这个年龄的医生,论文无数,成果若干,职称数排,成为绝大部分医生的仰望。尤其身揣“一技之长”,更能羡煞诸多同行,引来羡慕嫉妒恨无数。但是很少有知道,讲台上灿烂的鲜花之下,他们所付出的代价。

每早6点,他必须准时起床,7点多开始主持例行早会,几十名下属分别汇报病例、查房情况、病情进展、治疗方案、科室床位如何如何,身为神经外科的“一把手”。他既要亲自上手术台,为年轻医生和学生做示范,也要上谈判桌,跟医药代表讨价还价。一把钳子一万八,的确太贵了。

8点多例会结束,门外一群守候已久的病人家属一拥而入,他们希望主任能抽空和他们多谈几句。他们不断扒在门口等着见他一面,希望插个队,早点把手术做掉。

10点多开始手术,由于病人太多,流水化的作业在如今的医院变得越来越流行。大部分简单的术前准备和开颅都交由医师去做,像他这样的专家只能负责最关键的颅脑深部手术部分,至于缝合和术后,是博士生们梦寐以求的实践机会。

中午2点,一连三台手术下来的漆松涛吃个盒饭,喘了口气,开始准备2点半的会诊。每个医生手中拿着一沓X光片,等着这个最权威的专家给他们建议,最终确定手术方案。

下午3点半,会议结束,他带着十几个学生前去查房。一百多张病床需要三个多小时才能查完。南方医院不仅是一所医院,更是一所庞大的学校。上千名的硕士、博士、留学生等待着专家带他们查房,等着专家给他们讲解每一个案例,他们得抓紧每一个向“权威”学习的机会,争取有一天,和带领他们查房的人一样,成为主任医师。一般情况下,要熬十五到二十年才能实现。

下午6点半,查房结束。

记事本上显示,还有许多的文字工作等待来加班。

门口的工作安排显示:从10月份到12月份,他一共有7个会议要跑,3次出国,若干次演讲,若干次学术会议。再吃一个盒饭,他开始给各个部门打电话安排明天工作,身为副院长,杂务缠身。

至于家庭,有位医生说过:不要和医生谈家庭,这是很粗鲁很伤感情的。于是,就略过了。

附个人简介 漆松涛:

教授、主任医师、医学博士、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广东省首届名医。现任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副院长、神经外科主任,中华医学会神经外科分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外科分会委员。先后承担省部级课题10余项,累计获科研经费100余万元,以第一作者在SCI发表论文5篇,国家统计源核心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73篇,主编专著2篇,获广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3项、省级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军队科技进步三等奖3项。

漆松涛教授是国内显微神经外科技术最全面、最高超的专家之一。手术技术精湛,对中枢神经系统各部位(颅脑、脊髓)的复杂难治性肿瘤、脑血管病、颅神经疾病等具有丰富的治疗经验,其中在颅底、鞍区与松果体区等深部肿瘤及颅内动脉瘤的手术治疗方面具有很高的造诣。经他诊治的恶性胶质瘤患者中有70多例长期存活,他倡导和实施积极手术治疗配合系统、正规的放、化疗,大为改观了胶质瘤患者的治愈率、控制率。他所带领的南方医院神经外科已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神经外科学术和临床培训基地。

2011年度健康总评榜启动,请为漆松涛副院长投上一票>>>

《仁心》网友评论
已有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code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7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