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发-生命不能承受之痛

2010-8-5    39健康网    

  面对脱发,我就像一个得了绝症的病人,知道是什么结果却无法改变,只能在痛苦中默默等待残酷的来临。

  发现脱发是在2005年,那一年26岁,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的第三年。那天去剪头发,给我理发的师傅说我在脱发,头发有些少,当时我有些惊愕却还不至于恐惧,认为他是危言耸听,我怎么可能会脱发,即便脱发也要到年龄较大时才会显现。后来两个月,我去其他理发店理发时,还特意问理发师付,我头发是不是少,都被他们证实了。未曾想到,我即将面对的是怎样煎熬的人生。

  与脱发的抗争是逐渐深入的。刚开始我并不特别在意,买了索肤特防脱生发香波来使用,工作生活还是继续,对心情的影响不算太大。过一了段时间后,觉得脱发的速度是很快,这样下去也不是一回事,必须想点办法制止。就使用章光101,那时每天下班后要跑到章光101理疗店去上药。在使用过程中很迷惘,即便这样使用是有效果的,那要使用到什么时候为止?总不至于一辈子天天像上班似的往理疗店里跑吧。同时,脱发似乎在继续加快,头顶己经隐约看见头皮,周围有不少人在说我头发少,我感到慌乱、害怕。我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没事就在网上搜寻了解治疗脱发的药物,看了许多脱发者写的治疗与心路历程,搜寻的结果是让我失望的,世界上根本没有可以治好男性型脱发的药物和方法。唯一有些许效果的是内服菲那雄胺,外涂米诺帝尔,前一种会对性功能乃至生育产生负面影响,我本不打算使用,但对脱发的恐惧更为深入内心,还是使用了,在断断续续服了一段时间后最终还是停了。米诺帝尔,坚持使用了4个月,似乎有些效果,我的心情开始好转,认为脱发可以止住。

  在使用米诺帝尔初见成效后,由于要到春节,有亲人要到我家过年,上药不方便,我就暂时停止用药。春节后,我再开始用药,不仅不再起作用,而且头部奇痒,头屑剧多,头发开始更加速的脱落。忍不住痒时,我用手使劲的抓搔,看着头发和头皮屑如雪的飘落,我有种发泄和报复脱发的快感,觉得整个人陷入了绝望,我想找个无人的山顶大声的呐喊,想找个无人的旷野拼命的奔跑,想找出一把利刃进行自残。

  之后,我基本上放弃治疗。脱发的痛苦越加深入,脱发越加明显,我越变越难看,对人生越来越失去信心。在人生中黄金般的青年时光,脱发给我的心灵上了一把枷锁,成为我人生的梦魇。为了解脱痛苦,我开始学习佛教。但很长的时间仅仅找在睡觉前似懂非懂的翻看书籍,试图让自己慢慢释怀。


(以上内容仅授权39健康网独家使用,未经版权方授权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期俊军)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7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